• <tr id='gonSTb'><strong id='gonSTb'></strong><small id='gonSTb'></small><button id='gonSTb'></button><li id='gonSTb'><noscript id='gonSTb'><big id='gonSTb'></big><dt id='gonSTb'></dt></noscript></li></tr><ol id='gonSTb'><option id='gonSTb'><table id='gonSTb'><blockquote id='gonSTb'><tbody id='gonST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onSTb'></u><kbd id='gonSTb'><kbd id='gonSTb'></kbd></kbd>

    <code id='gonSTb'><strong id='gonSTb'></strong></code>

    <fieldset id='gonSTb'></fieldset>
          <span id='gonSTb'></span>

              <ins id='gonSTb'></ins>
              <acronym id='gonSTb'><em id='gonSTb'></em><td id='gonSTb'><div id='gonSTb'></div></td></acronym><address id='gonSTb'><big id='gonSTb'><big id='gonSTb'></big><legend id='gonSTb'></legend></big></address>

              <i id='gonSTb'><div id='gonSTb'><ins id='gonSTb'></ins></div></i>
              <i id='gonSTb'></i>
            1. <dl id='gonSTb'></dl>
              1. <blockquote id='gonSTb'><q id='gonSTb'><noscript id='gonSTb'></noscript><dt id='gonST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onSTb'><i id='gonSTb'></i>
                學術人生 正文
                《廣州日報》專訪章開沅:家是城堡,想拆墻去看外面世界
                • 編者按:2014年4月,88歲的歷史學家章開沅終於取下了自己頭上的“資深教授”桂冠。他也由此成為△中國社科界辭去“院士待遇”第一人。《廣州日報》記者對章開沅進行了專訪,全文如下:

                  作為彩神app大发手机版的老校長、中國辛亥革命史研究的權威,近日章開沅教授再一次成為了新聞人物。88歲的他執〓意要辭去“資深教授”,通過自我革命去除享有的特殊待遇。

                  章開沅,1926年7月8日出生於安徽蕪湖一個深宅大院,他祖籍浙∩江省吳興縣,是我國著名歷史學家、教育家。

                  這位老教授往往出人意料,幾年前也曾公開申明自己並非辛亥革命研究第一人,執意◣要摘掉媒體加在他頭上第一的帽子。近日,在武漢,本報記者專訪了這位知名的歷史學家。

                  家是城堡,想拆墻去看外面世界

                  廣州日報:家庭教育對你有什麽影響?

                  章開沅:我從小在一個門禁森嚴的大院裏長大,在我的眼中↑,家就是一座城堡,我很想拆掉圍墻,去ζ看看外面的世界。

                  母親對我的教育起主導作用。母親受新式教育,受五四運動影響,她看新文學作品。從小我就看√矛盾、魯迅、巴金的書,還有法國的大仲馬、小仲馬的名著。我們這一代人是五四的乳汁養大的。

                  廣州日報:你曾傾心研究張謇,你如何還卐原他?

                  章開沅:研究張謇也是我的幸運。我研究得比較早,多少擺脫一些※舊框架,包括革命史的框架。因為過去那種簡單的階級分析、階級鬥爭的理論框架有點使人厭倦。我們自己也感覺厭倦。

                  另一方面,有許多關於■張謇的史料保存了下來,包括《張季子九錄》《張謇日記》等。記錄了他生活的方方面面,從家庭到事業、到人生悲歡離合,研究起來很有意〗思。

                  可以這麽講,不是我有意尋找興趣,而是歷史」內容本身就很豐富。不是很輕易地給一個人物下個簡單的結論,不是那麽臉譜化,不是迎合圖解式的,不是做註腳的,但這在當時】很難。

                  廣州日報:在特殊時期,怎麽堅持相對獨立的學術追求?

                  章開沅:在當時很難。上世紀60年代,我寫了40萬字的《張謇傳》初稿,但編輯頂不住壓力,要求修改↓較多。如此,我何必寫他呢。所以我一個字也沒有改,就把它封存起來。“文革”時,我家文物被毀,但我舍不得這個稿子。我用防︾水油布把它包起來,藏在地板下。很幸運地保①存下來。

                  廣州日報:研究張謇就像與古人對話。如何保證對話有價值?

                  章開沅:對話當然是想象的。我覺得對話的氛圍是自然形成的。這樣◤在你腦子裏的人物,就不是死板的,是有生命的。也可說◆有生活氣息。對話是形象的一種交流。

                  現在我可以想象仿佛張謇是還存在,我們倆又碰上了,當然有很多問題我需要進一步探討。我看∴能不能得到他的認可,這也是一種境界。所以現在說跟古人對話,一個很大的問題,是你要還原古人,還原古人所ㄨ存在的情境,這樣才有對話的基礎。

                  再一個,你要不斷提高自己,你才有跟他對話的資卐格。你是兩個不同層次的人,你的精神高度不一樣,你不夠資←格跟他談。你要努力提高自己,這樣才可以達〇到對話的境界。

                  做學問太浮躁了不行

                  廣州日報:與古人對話是不是研究歷史人物的最高境界?

                  章開沅:應該是。包括陳寅恪一輩人都提倡這種境界。他用的語言跟我不一定一樣。我用→的淺顯的語言就是設身處地。每個歷史人物、歷史事件都是鮮活的,是人類▼本質。現在很多口述的歷史都不錯,越講越生動。所以不是歷史本身枯燥,是你自己沒有本事。寫的東西別人不想看。

                  廣州日報:關於研究,你曾經說過“別人沒有註意到的,丟在地上的,我就撿起來,發ω 表某些意見。甚至慢慢就變成了一個新的史學分支”。為何你具備善於發現新的研究領域的能力?

                  章開沅:我】也講不清楚。有些人說我運氣好。好像南京大屠殺的史料都擺在那,但沒◥有人用。我就去發現、研究這些史○料。

                  這好像跟目前浮躁的風氣不太適應。做學問太浮躁了不行。找點現成的東西很快就出成果,我不是這樣的人。過去不是我們【說笑話,現在太方便了,現在這個電腦多方便,檢索數據庫,但是也容易讓人懶惰。

                  不少史料都堆放在墻角,後來我看到那堆資料㊣,我就翻一翻。也許就找到◤一個新的研究領域。

                  八十多歲退個休算什麽

                  廣州日報:你勇敢地拿自己開刀,此前你申請摘掉“辛亥革命研究第一人”的帽子,為什麽?

                  章開沅:我歷來反對溢美▆,深惡以大言欺世。但世風日趨浮躁,動輒以第一相誇。我不幸也被第一,但距離事實太遠,如果繼續沈默就等於承認,所以不能不實話實說,作出必要的說明。

                  廣州日報:為什麽請辭“資深教授”?

                  章開沅:有些人不理解,認為過得好好的,為什麽要做這事。但對我№來言,已沒不好再拖延。我已88歲了,風燭殘年。作為老人,晚年會有些想法。最可怕的是你沒死,卻沒有意識了,或老年癡呆了,任人擺布,別人需要你,你就擺在那做門面。你不願意又講◎不出來,那是最可怕的。我又不能事先寫遺囑。所以請辭是最好的。學校辦好,有強大的隊伍,有接班人。你還¤不退出怎麽行?

                  廣州日報:你這次請辭,是否想為形成教育改革的共識出一把力?

                  章開沅:對的,就是這個意思。本來我也沒有想過會有這麽大的反應。我現在很警惕跟炒作聯系在一起。我一再講,這是很正常的事,八十多歲了退個休算什麽呢?該退了。我個人沒有想到會有這麽強的反響,說明大家心裏憋了很多東西要講出來。這是好事不是壞事。

                  廣州日報:自我革命,這是一種破題方法?

                  章開沅:自我革命是我自己的想法,我也不是革命主義◥者。你不要老革別人的命,你要改革自己,就有自我完善的意思。不是那麽可怕。

                  高校裏位置高的人占了行政資源、獎勵和頭銜,改革的紅利已經吃夠了,都認為是當然。

                  高校擴張大合並形成圍墻

                  廣州日報:你將自己的行為比作拆掉圍墻,你認為高校的圍墻是如何一步步形成的?

                  章開沅:這個恐怕是與高校擴張、大合並有關。如今有種種的評估,評估後有資源分配的問題,評上了資源就多,評不上了資源就不多。所以大家都“跑部前進”,這四個字很形象。

                  我不是有勇氣,而是受之有愧。我一個學者,用這麽大的辦公室像話嗎?現在很多人都習以為常了,以為那叫有本事。另外⊙一些年輕人也都心安理得地享受這個。所以改革阻力很大。我講這個話,有人會不高興。

                  廣州日報:推動高校教育改革的壓力如何?

                  章開沅:現在輿論壓力夠了,但來自體制內的壓力還是不夠。也少了一些勇於擔當的人。學校裏私底下說得好的』人很多,但是公開發表意見的人不多。有兩種人,一種人就跟我一樣,沒有勇氣出來講,還有就是整個否定改革。

                  廣州日報:你的自我革命√的做法引發爭議,還在於有人認為利益是目前最大的公約數,追求利益沒有錯。對此,你怎麽看?

                  章開沅:這個有幾層方面的考慮,一是整個人類文明,現在都◣是走下坡路,在一個十字路口。重物質輕精神,重科技★輕人文。土豪太多,不是土豪也有土豪心理,都認為這是應該的。我們市場經濟還不能說是有序的,很多時候潛規則占了上風,講一套做一套。文化要敢於正視自己的未來,這是最大的勇氣。

                  現在青年人重視個人利益,追求生活上的享受等。有些是合理、應該的。有些是過度的。要形成改革共識,需要青年人關心國家大事。

                  教育也是非常關鍵的,我為什麽要拆掉這堵墻,這是體制本身的問題。

                  廣州日報:你對高校改革有哪些建議?

                  章開沅:應該給高校更多的自主權,更多的辦學空間。不要什麽都管,所以取消重點學科審批是好事,體現了國家的決心。讓教育@回歸本性,學校回歸主體。

                  史學家責任在於啟發人類

                  廣州日報:你認為歷史對人類〒的價值在哪?

                  章開沅:歷史不僅是對人類集體在過去發生的某個事件、產生某種結果的記憶與記錄,歷史的重要意義在於記憶中蘊含的智慧。人類的智ξ 慧是集體記憶積累、升華後的產物。有了豐富的智慧,就能重新考察現在,就有可能正確開創未來。

                  廣州日報:作為歷史學家的責任是什麽?

                  章開沅:歷史學家的重大使命就是要切◣實地教育和啟發人類,告訴他們◆避免過去的悲劇重演,人類必須克服貪欲、憤懣和愚昧。歷史學家不應該保持沈默,更不該無所作為,必須同社會各界有ζ識之士一起,共同糾正現今文明的缺失,並且用自己的學術精品,用自己的智慧與熱情,營造健康向上的使人類免於繼續沈淪的精神文明。

                  廣州日報:對於當今的青年人,你有什麽寄語?

                  章開沅:青年人應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加強歷史使命感和社會責任感。一定要樹立走向光明未來的理想,堅持與黑暗、邪惡作鬥爭的決心、勇氣、毅力和▃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