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0Y0f60'><strong id='0Y0f60'></strong><small id='0Y0f60'></small><button id='0Y0f60'></button><li id='0Y0f60'><noscript id='0Y0f60'><big id='0Y0f60'></big><dt id='0Y0f60'></dt></noscript></li></tr><ol id='0Y0f60'><option id='0Y0f60'><table id='0Y0f60'><blockquote id='0Y0f60'><tbody id='0Y0f60'></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Y0f60'></u><kbd id='0Y0f60'><kbd id='0Y0f60'></kbd></kbd>

    <code id='0Y0f60'><strong id='0Y0f60'></strong></code>

    <fieldset id='0Y0f60'></fieldset>
          <span id='0Y0f60'></span>

              <ins id='0Y0f60'></ins>
              <acronym id='0Y0f60'><em id='0Y0f60'></em><td id='0Y0f60'><div id='0Y0f60'></div></td></acronym><address id='0Y0f60'><big id='0Y0f60'><big id='0Y0f60'></big><legend id='0Y0f60'></legend></big></address>

              <i id='0Y0f60'><div id='0Y0f60'><ins id='0Y0f60'></ins></div></i>
              <i id='0Y0f60'></i>
            1. <dl id='0Y0f60'></dl>
              1. <blockquote id='0Y0f60'><q id='0Y0f60'><noscript id='0Y0f60'></noscript><dt id='0Y0f60'></dt></q></blockquote><noframes id='0Y0f60'><i id='0Y0f60'></i>
                學術人生 正文
                章開沅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考察團座談會上的發言
                •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考察團全體成員起立鼓掌表達對章開沅先生的敬意。

                  2017年6月7日上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考察團座談會在彩神app大发手机版中國近代史研究所舉行。該考察▽團有成員34人,旨在探尋內地有著教會大學背景的學校與崇基學院之間的歷史淵源,鞏固彼此認識,加強相互聯系,並促進大卐學間的學術交流。章開沅先生在發言中談及自己與崇基學院的淵源——1995年年初應邀擔任崇基學院“黃林秀蓮訪問學人”,在崇基學院講學並合作研究數月,崇基學生的熱情與活躍讓他記憶猶新。他說,自己作為教會大學的校友,對教會大學感情很深,很能◥夠體會崇基校友對於崇基學院的感情,並表示教會大學教書育人的大愛精神,值得人們繼承,發揚,永遠保留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章開沅發言結束後,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考察團全體成員起立鼓掌表▂達敬意。下面是根據錄音整理的發言:

                  非常歡迎你們,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我太熟悉了。崇基學院兩任院長先後完成對對我的邀請,去做黃秀蓮訪問學者。這個訪問應該說非常忙,非常緊張,一個星期活動之多,恐怕在交流史上∩堪稱一絕。從早到晚,早上是一些計劃外的老師共進早餐。所謂共進早餐就是交流。中午呢,每次吃飯都要有演講。晚上呢,還有學生活動,叫吐露夜話,很忙◥很緊張。

                  我當時血壓高,有小中風征象,但去與不去很矛盾,思想壓力很大。我想崇基學院那麽熱情,怎麽能不去呢。所以就趕緊住醫院,我很少住醫院,但那次◣確實住了醫院,住了好幾天。後來經過專家會︻診,我自己有信心,因為血壓高算什麽呢,但作為醫生不敢很輕率地決定去或與不去。後來經過專家會診,對我做了全面的測試,最權威的一個醫生表示,可以去,但要帶藥去。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是帶著藥去的。當然,我也有相當的把握。我現在信心更足了,我都活91歲了,不挺好嘛。所以醫生的話可以信,但也不能√全信。我就去了,過得很好啊,沒有任何問題。

                  這次給我印象最深的有兩條,一條是學生非常活躍,非常熱情,很多東西都是學生弄的,連最後整個紀念冊是學生自己編輯的。編輯得很有人情味,欄目策劃都很有意▽思,比如吐露夜話,很有詩意。他們讓我和學生一起了解他們的生活、思想、一些想法,不著邊際的交流,這很好。我訪╳問過很多國家,做過很多演講和講座,但給我印ξ象最深的就是這一次。

                  再一點補充一下,剛才兩位校董,還有王校董,你們是代表性的人物,對崇基學院的感情那麽深,我能♂夠理解。我相信我還是比較能夠理解,因為我也是教會大學的一員。這是別人沒辦法代替的。教會大學的校友與不是教會大學的校友多少還是有一點區別的。怎麽說呢?好像有一種紐▓帶,有一種共同的語言。因為這是在人生最重要的時刻接受的教育,有兩條,一是崇拜基督,再一個是尊重基礎,強調基礎。這個基督作為信仰不信仰的,那是另外一個問題。但基督精神裏面有很多好的東西,那就是愛,一個大愛。

                  我經常舉司徒雷登的例子,他不是↘共產黨,他是虔誠的基督徒,但他對共產黨發展那麽快比較冷靜、比較開明。所以現在對司徒雷登的評價很多方面改變了。過去毛澤東寫的《別了,司徒雷登》,大家都把他當作一個很可怕的人物。他死了之後他㊣的骨灰葬在北大不可能,但現在葬在他出生的杭州,這也完成了他的心願,他又回到「了中國。他的很多感情是真摯的,他愛美國,也愛中國,是一種普世愛。過去有人挖苦華師,說愛在華師,無非是華♀師女學生多,找不←到對象的男學生就追求華師的女學生,好像擡高他們自己來貶低華師。我說這不是一個壞事,華師有大愛。

                  司徒雷登就是為了解共產黨為什麽受歡迎,為什麽能取代國民黨,他就找學生到北平附近調查,那裏已經有解放區了。司徒︻雷登支持很多學生到解放區了,就有北大燕大的校友。校友回來就介紹解放區的情況。司徒雷登就說,這裏好像還有想通的地方啊,serve the god和這個save the society,有共通相通的地方啊,這就是大愛啊。所以我不是基♂督徒,我只能說是在基督學校接受了一點影響。但我敢講,教育√的靈魂就是愛,就是普世愛。

                  我說為什麽不能把愛在華師作為一個好的評價來看待呢?所以我們110周年校☆慶的時候,我就公開講愛在華師,愛就在華』師。華師的好處就是有個大愛,不僅愛學校,不僅是個人的情感之愛,他是一個更廣大的愛,愛人類、愛世界的大愛。所以現在華師堂堂正正地談“愛在華師”。曾經辦了個說愛亭,我說這個有點像基督教、像天主教向神父祈禱講自己的內心的話,有那個味道。我講個笑話啊,我是沒有宗教色彩的∑,但是我說為什麽把愛說成這麽狹隘呢,說成只是男女之間的事情,愛是很廣博的意義的。

                  另外,你們談到華師跟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的關系,我特別感興趣。我就看到,你當主席,全國基督教大學聯合同學會,校友會。這個呢我是可以做一點小的補充,華師的校友早就參加了這個同學會,華中大學的學生,50年代主要是華東大學,留在香港了。稍微遲一點,50年代後期特別是60年代,有些香港的華中師範學院的校友見義勇為,跟老校友聯合在一起,積極參與支持了你們的一切活動。我不是我自己吹牛,華中這群校友包括華中師院的校友,應該說是你們裏面的相當積極的一個隊伍。為什麽?要有人、要有錢,要有精力,特別是有感情才能做這個事情。

                  你們可能知道有個鄧贊緒,他是積極參加的。1985年他們就以這個大學㊣校友會為基礎,又擴大了一下,有華中大學、有彩神app大发手机版的校友建立校友會。華中師大校友會最早的前身就是他們,他們做起來的。當時全國還沒有一個正式成立校友會的,我們ζ 算是第一家。第一家就是在香港成立的。為什麽能在◢香港成立?是你們把他們組織起來的。你們都是元老了。所以我很高興講這段淵源的時候,是校友最先成立的,還不是學校,當時同鄉會、校友∴會都不提倡的。所以當時這個我們究竟是承認還是不承認,我是最早承認的。我親自參加的不就是承認嗎?1985年成立大會我親自參加了的。所以後來一直到現在中聯辦高教聯都支持了,慢慢的後面校友會越來越多。我們校友會最早的成立的時候,開風氣之先卐了。那個時候我正好當校長,所以校長很重要。校長支持不支持很重要。我搞了三個一,在校辦找一個副主任,搞一個編制,專門管校友的事情。要一間辦公室,一萬塊開辦費,就這樣辦起來的。後來就越來越多,現在有年輕人參與了,我感到非常高興。這是你們很明智的地方。我們金陵大學校友⊙會就難以為繼了,現在主要依托南京大學校友會。

                  另外談到趙紫宸的問題,我也報告一下,你可能高興的事情,我的家鄉也是趙紫宸的家鄉。本來不在一起,他在德清,我在吳興,現在都是湖州。希望你以後尋根也可以尋到我的家鄉去,德清市,實際上是個縣,變成一個區了。趙紫宸全部的遺物文獻甚至於他的大門,過去他在北京住四合院,都搬到湖州師範學院去了,本來㊣ 應該搬到我們學校的。不過,這個】歸屬也很好,應該回到家鄉嘛。他們的同學叫燕大校友會是想保護這個故居的,保不住,必須拆。他的兒子托我們的同鄉給我寫信,結●果這個信我沒有看到,我到廣州去○了。等回來再看到信的時候,我馬上給他兒子聯系,中華航空公司起義人員,地位比較高的人,也保不住家,沒有辦法。所以很多東西就︾送到燕大校友會臨時保存,後來就贈送給湖州師範學院。湖州師範學院很好,他們很快就答〗應了。現在專門有個紀念館,兩層樓。湖州為了紀念他,專門有條路叫紫宸路,全國獨此一家。我們這裏還沒有卓☉民路呢。好消¤息很多。好消息很多。

                  大家對教會大學的認識,特別是中國大陸,大家知道變化很大。1989年6月1日到3日,當年開的一個會就是首創之舉。可▆以說教會大學辦的還不錯,那就很不容易了,那時非常■很感謝這些人。那些很遠的當時政府勸他們不要參加這個會,但他們還是來了。所以後來我還是去了中文大學,答應的事一定要做到。周恩來教我們的,言必行,行必果,辦外事的人一定要做到ㄨ,你沒有誠信辦什麽外事?我是周恩來的信徒啊。周恩來有很多話講的有道理啊。基督教也是講誠信,都是一個道理。很多美德、高尚的精神追求是相通》的,所以真不容易啊,我也很感動啊,大家都來♂了。回去都變成新聞人物了,他們掌握了第一手材料,都是我們的好朋友。過去現在未來,他們的學生後代,一代一代傳→下去,都是我們的好朋友,我年紀很大了,我不能在這裏扮老大,我確實碰到很多比我更老的校友了。比如黃華,當過外交部長,副總理,他是教↑會大學畢業的。有次開會我見了他就問他,我是研究歷〖史的,有人】有看法,認為你們是研究辛亥革命歷史的,怎麽研究基督了。當時我正在研究教會大學。我就問黃華,依你看,教會大學應不應該研究。他斬釘々截鐵地回答,當然應該研究。

                  基督教大學會培養出這麽多高尚的人才呢?這不是為哪一個黨派和政府服務,教育有超脫黨派之上的東西。教育就是教你做』人,做人做好◥了,什麽都好。我現在不僅吹捧大學,我現在吹捧中小學。有次在香港♀,他們問我為什麽取得一點成績做點學問。我說我還能取得點成績做點學問是因為我的基礎是在中學完成的,中學老師都高興極了。做人的□根本、胚子是在中學形成的。

                  我不能講再多了,大家夠辛苦的。另外你們也看到了我們的根,華中大學的根。華中大學現在ㄨ搞了個華二代,華中大學校友的第二代。這說明只要是還有存在價值的,一些好的東¤西,這種精神、這種事跡,都會保存在一代又一代人的記憶之中,謝謝大家。

                                              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桂子先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