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39ZmXJ'><strong id='39ZmXJ'></strong><small id='39ZmXJ'></small><button id='39ZmXJ'></button><li id='39ZmXJ'><noscript id='39ZmXJ'><big id='39ZmXJ'></big><dt id='39ZmXJ'></dt></noscript></li></tr><ol id='39ZmXJ'><option id='39ZmXJ'><table id='39ZmXJ'><blockquote id='39ZmXJ'><tbody id='39ZmX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39ZmXJ'></u><kbd id='39ZmXJ'><kbd id='39ZmXJ'></kbd></kbd>

    <code id='39ZmXJ'><strong id='39ZmXJ'></strong></code>

    <fieldset id='39ZmXJ'></fieldset>
          <span id='39ZmXJ'></span>

              <ins id='39ZmXJ'></ins>
              <acronym id='39ZmXJ'><em id='39ZmXJ'></em><td id='39ZmXJ'><div id='39ZmXJ'></div></td></acronym><address id='39ZmXJ'><big id='39ZmXJ'><big id='39ZmXJ'></big><legend id='39ZmXJ'></legend></big></address>

              <i id='39ZmXJ'><div id='39ZmXJ'><ins id='39ZmXJ'></ins></div></i>
              <i id='39ZmXJ'></i>
            1. <dl id='39ZmXJ'></dl>
              1. <blockquote id='39ZmXJ'><q id='39ZmXJ'><noscript id='39ZmXJ'></noscript><dt id='39ZmX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39ZmXJ'><i id='39ZmXJ'></i>
                學術人生 正文
                章開沅教授談“辛亥”,這是一場“90後”的對話
                • 時光荏苒,自辛亥革命第一聲槍響已過105載。此刻回首,昔日熱血青╳年似已無處可尋。

                  然先烈之精神、民主之思想、開拓之勇▲氣,生生不息,代代相傳。

                  時至今日,辛亥精神早已融入武漢這座“首義之城”的每一寸泥土裏,融入每個中國人的骨子裏。

                  “老師研究辛亥革命,更踐行了辛亥革命‘敢為天ω 下先’的精神。”日本千葉商科大學的趙軍教授曾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這樣說道。這裏的“老師”就是彩神app大发手机版的∑ 老校長——中國著名歷史學家、教育家章開沅教授。恰逢辛亥革命105周年,90歲★高齡的章老應邀同“90後”青年學子交流其多年研究心得。

                  以下為華大青年和章開沅教授訪談實錄:

                  第一站.且『行且看入“歧途

                  “那時候我很年輕,但因為華師當時沒有近代史的老教授,我就算“老大”了。”

                  我沒有一個系統的研究歷史的計劃,並不是因為辛亥革命這麽重要,我就想去研究,所¤以我覺得自己作為一個歷史學者是有缺陷的∮。有的人是很早就開始歡喜歷史,我也不是不歡喜歷史,但是我不知道什麽是真正的歷史。《三國演義》是我的歷史,《水滸傳》也是我的歷史,什麽《包公案》、《施公案》、《三俠五義》、《七劍十三≡俠》等等都是我的歷史。所♀以我不是個學歷史的材料◥,我還是對文〓學,對各個時代現實的社會生活感興趣,想成為中國的“高爾基”。

                  我不是個有計劃的辛亥革命研究者,說我是研究辛亥革命第一人那更是笑話。解放前有那麽多人研究辛亥革命,它在以前那也←是個顯學,至少在國民黨時期有很多人研究。到了共產黨這裏,也開始尊重孫中山,至少從1956年以後,對辛亥革命也開始重視起來。但實際上中國大陸原來沒怎麽研究辛亥革命.只有國民黨時期研究了,不過⊙那也不行,那是作為他們國民黨黨史研究的,談不上≡正確,但他畢竟╱做了大量的工作。

                  當時我訪問的第一個辛亥革命老人,對辛亥革命有很大貢獻,他比較進步,傾向於共產黨。我跟他約著談¤辛亥革命,那時候←他年紀很大了〒,七八十歲,我還很年輕,比你們(華青的各位⌒ 記者)大不了一點,我訪問他的時候,他一開頭就說: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爝火就是火@ 把。太陽照著,光很強,那個火把就不必了。這怎№麽說呢?共產黨就是那個太陽∏嘛,東方出了個毛澤東,你那個火把又算得了什麽呢?這是一個很謙虛的話,也是一個很謹慎的話,唯恐觸犯了當權者的權威。當時就這麽一◆個局面,能有多少人研究辛亥革命呢?所以我那時候就找了些所謂進步的東西來研究,就研究太平天國。

                  1954年,有一個接待任務,同為社會主義國↘家的民主德國(東德)來了個教授,是研究辛亥革命的。來了之後,他要求見辛亥∏革命的老人,還要求參觀辛亥革命的遺址。

                  那時候武漢幾乎沒有研究辛亥革命的,只有個別老教授原來有興趣,搜集過一點資料,其他都沒有什麽研究的。當時武大去了幾★個教授參與接待,但只有▲一個搜集過這方面資料的,而我連辛亥革命的資料都沒有搜集,就也被找去了,因為我代表華師。那時候我很年輕,但因為華師當時沒有近代史的老教授,我就算“老大”了(笑)。

                  當時我想,一個外國人跑來研究辛亥▃革命,我們自己卻沒有人研究,有時候他問些事情我們還講不清楚,這好↓像有點不好意思啊。幸好那時候辛亥老人還比較多,都還健在,他們談得很深。

                  “我說我不搞這個,要搞就搞個大的,來真的。我就建議在武漢舉辦一個紀念辛亥革命㊣五十周年的學術研討會。”

                  從那以後,我就受了刺々激,下定決心研究辛亥革命。那時候條件很好,很多資料擺在那裏沒人看,那些老人(辛亥老人)在那裏也沒有人管他們,只有我們尊重他們,所以那些老人就ξ 都成為我的好朋友了,但是也沒有什麽時間深入研究。1956年█剛剛提倡“雙百方針”,我還來不及做正式☉研究,就好了那麽一下,向科學進軍,科學的春天。但春天太早了,早春二月,它不勝寒,春寒料峭的,一下子來◇個反右,就過去了。

                  1961年,那時候成天放衛星啊、大躍進啊,我說我不搞這個,要搞就搞個大的,來真的。我就建議在武漢舉辦一個紀念辛亥革命㊣五十周年的學術研討會。太狂@妄了啊,現在︼想起來自己都覺得臉紅。你憑什麽辦啊?你自己沒〒什麽研究,整個〖武漢都沒什麽人研究,你憑什麽來辦啊?

                  現在我可能太謹慎了,但那個時候“初生牛犢不畏虎”啊。所以不要小看自己,老∩是覺得自己不行、太年輕、太幼稚,那就什麽抱負都沒有。該狂的時候狂一下,狂而不妄就行了嘛。所以我總是講,總是給年輕人打氣。總有人說一代不◣如一代,連80年代的人都瞧不◢起你們90後,更瞧不起00後,這樣對嗎?不一定是對的!

                  過去80年〓代的人也被人瞧不起,現在看來都是不☆錯的,很有頭腦。同樣地,現在90後、00後也有很多不錯的!我其實很“崇拜”你們,看你們現在電腦玩得多好、手機玩得多好。我現在想玩都玩不成了。

                  所以,要怎麽看待“青年人”這個問題?他有一個從不成熟到∞成熟的過程。現在好像管的太多,家裏管的太多,學校管的也太多。我是一個當過校長的人,大學怎麽能管到這個程度呢?基本上應→該讓學生自治嘛。過去的學生會都不叫學生會,叫自治會,讓學生自己管理自己。

                  第三站.平衡

                  “我們那一♀代青年啊,真是太可愛了。

                  我不能因為自己研究辛亥革命就誇大辛亥革命,它也只是歷史鏈條中的一環、一個事件,過去被貶低了,後來又▃被捧得很高。有※些也不是實事求是的,都是一種空空洞洞地提高。光是說法都改了幾次,原來叫“資產階級革命”,後來叫“舊民主主義革命”,再後來叫“民族民主革命”,後來想提高一點就↙叫“三次民主騰飛的第一次”,很形象。

                  辛亥革命畢竟是一個大事,中國兩千々多年都是君主專制【,談不上民主,它是走上民主國家的第一步,所以我們應該珍惜這筆遺產。當時所傳播的一些民主、愛國、進步(思想)等等,都是一筆很豐富的遺產。

                  以前過分強調五四運ξ 動,把辛亥貶」低了,辛亥革命同戊戌變法一樣,都是一次思想解放。戊戌變法也是一次思想解放,但是它很短暫,百日維新嘛,很快就失◤敗了。辛亥革命影響就大了,它不僅起義成功了,也不管真的◇假的,還弄出了一個中華民國這樣現代國家的雛形出來了,也曾經有過憲法,但流於形式。任何一個國家都是這樣反反復復過來的,法國就ω是一個典型,都是這樣的。

                  我覺得對大學生、知識分子來講,要從辛亥那一代人身上、那一個群體身上、那些〓先烈身上,學習很多東①西。至少有一點,他們那∩種歷史的責任感、時代的使命感非常強烈。現在好像對個人生活的改善,對個人的經濟利益或者是社會地位的提高關心得更多一些。這個也不奇怪,因為這個社會就是以競爭作為驅動力的,沒有個人的具體目◆標、個人利益作為驅動力的話就是不行,那就不要市場經濟了。但是市場經濟有市場經濟的缺陷。你們不要認為現在存在的都是合理的,現在存在的很多都是不合理的,不然為什麽要改╱革呢。所以義利之間要取得一個平衡,要有機地結合,這是不容易∞的。人總要有個底線嘛。

                  我們那一代青▲年啊,真是太可愛了。那時候很多革命團體都是自發的。都是先有革命而後有團體,不是先有團體然後才進行革命的。我們學校也有幸和『辛亥革命掛了個鉤,那時候的日知會就在我們學校文華書院的閱覽室。他們看的進步書刊多了,進步思想的交流多了,就形成了日知會這樣一個不是很嚴格的組織,但也∑ 算是個組織,後來又出現了文學社、共進會,第一代革命家就出來了。我給這一代人寫Ψ過一些東西的,更重要的是我研究過這一代人、這一代知識分子、這一代先進的知識分子和他們的傳播。真的非常可愛,文章寫得好,情感↙也在裏面,最重▼要的是他們有一種天然的使命感。

                  盡管是過去了,但是那一代人的身上,還是有一個承先啟後(的作用)。實際上很多五四運動的東西從辛亥革命開始就有了,還有很多更深層次的問題〖從辛亥革命開始也有了。比方說文明危機的問題,當時就有。我現¤在已經不是研究中國歷史了,是研究世界文明危機的。現在文明危機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

                  現在有很多邪惡、虛假、欺騙,人文精神淪落,價值觀模糊,你們這一代就生活在這麽◣一個狀態。所以現在不僅要做一個好】的中國公民,更要做一個好的世界公民,承擔世界責任。中國也說大國責任嘛,我們公民也要承擔一些世界責任。這就涉及到一個人性復歸的問題。現在已經到ぷ了人性缺失的地步。所以現在我提倡的就是第二次人性復歸。第一次復歸就是文︼藝復興。

                  上個世紀到街上ω找人說“人不見了”,現在實際上是人性不見了。但任何時候不要灰心,世界上還是好人多,報上登的那些好人好事都很感動人,都應該表彰的,它√不是虛假的,很多都是真的,我相信。最困難最險惡最醜惡的時候都可以看到人性,我是相信人性的。但是要老百姓自己覺醒過來。我曾經感到很孤單,我從九十年代開始就在說人性復歸卐的問題,可那時候沒人關心◤,現在好了,開始搞價值重建,價值重建的◆根本就是人性復歸嘛。再強調民主,最終還是要人民自己覺醒。但人民覺醒最根本的還是教育問題。

                  學習是一種▆興趣,教育要把興趣放在第一位,調動內在的積極性;現在很多家長教育孩■子用體罰,這不是個辦法,要尊重孩子的個體,他們是獨立的,有自尊心,有權做出自己的選擇,作為家長可以建議、可以誘導,有能力的可以激發⌒孩子的興趣。如果說我帶學生還〗比較成功的話,就是我尊重學生、尊重學生的」選擇,你不能強迫他接受,你對學生嚴厲、嚴格要求、規範行為那沒錯,但是不□ 能幹涉學生的興趣。現在有人在編那個十大弟子章氏門人什麽的,為什麽啊?有的學生本來不是學歷史的,有的是學古∑ 代史的,但都被我“勾引”過來了(笑)。他自己有興趣你攔都攔不住,非學不可。

                  魯迅說過,肩負起黑暗的閘門,讓青年走向光明的未來。歷史就是在真善美與假惡醜的鬥爭當中進步的。不要灰心,不要嘆氣,不要感到無能為◎力,你們才是強大的,我相信。我自己也是強大的,不倒的。我當校△長的時候有人說,你講幾句鼓舞人心的話吧,勾畫一個美好的藍圖吧,我從來沒當過校長,系主任都沒當¤過,我最大的官就是教研室主任,我實在①想不出什麽藍圖,後來我突然想@到《阿Q正傳》裏,阿Q上刑場的時候講的一句悲壯的話“20年後又是一條好漢”。我說,這不能講,於是就編了一句話:寧可站著倒下去,絕不躺著混下去。這句話也不々是很明確,但臺下感動得不得了。所以,我講這些話的意思就是給大家打氣,路很長,希望大家在任何困難的時候都◣不要灰心。

                  歲月悠悠,辛亥革命的光芒卻未曾熄滅,照亮了“敢為人先,追求卓越”的武漢精神。章老的期望與鼓舞亦如秋日暖風,帶有█桂子的清香,溫暖而沁人心脾,給予青年砥礪∴前行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