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cM6gYB'><strong id='cM6gYB'></strong><small id='cM6gYB'></small><button id='cM6gYB'></button><li id='cM6gYB'><noscript id='cM6gYB'><big id='cM6gYB'></big><dt id='cM6gYB'></dt></noscript></li></tr><ol id='cM6gYB'><option id='cM6gYB'><table id='cM6gYB'><blockquote id='cM6gYB'><tbody id='cM6gY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M6gYB'></u><kbd id='cM6gYB'><kbd id='cM6gYB'></kbd></kbd>

    <code id='cM6gYB'><strong id='cM6gYB'></strong></code>

    <fieldset id='cM6gYB'></fieldset>
          <span id='cM6gYB'></span>

              <ins id='cM6gYB'></ins>
              <acronym id='cM6gYB'><em id='cM6gYB'></em><td id='cM6gYB'><div id='cM6gYB'></div></td></acronym><address id='cM6gYB'><big id='cM6gYB'><big id='cM6gYB'></big><legend id='cM6gYB'></legend></big></address>

              <i id='cM6gYB'><div id='cM6gYB'><ins id='cM6gYB'></ins></div></i>
              <i id='cM6gYB'></i>
            1. <dl id='cM6gYB'></dl>
              1. <blockquote id='cM6gYB'><q id='cM6gYB'><noscript id='cM6gYB'></noscript><dt id='cM6gY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M6gYB'><i id='cM6gYB'></i>
                學術人生 正文
                根深才能葉茂 ——章開沅談●創新人才培養
                • 物理學科是一個非常尖端又非常基礎的學科。現在對基礎的★研究並不熱門,而應用學科,包括文科的一些應用學科,像法律、經濟之類等很容易受到重視,從教ξ育部申報項目獲批的情況就可以清楚地看出這種導向。基礎方面的研究本身就很困難,又不受重視,真的是像坐冷板凳。我校劉連壽教授為代表的物理學科的幾個堅定不移的精神,對創新人才的培養具有啟迪意義。

                  一是堅定不移地守住基礎研究。這一點很多人都堅持不下去,物理的基礎理論是一種Ψ很高層次的思考,大到宇宙的起源,小到粒子的構造,難度可想而知。從事基↘礎研究,不是每個人都能成功,風險也很大。這種研究不是三年五年就可以的,劉連壽幾十年一直堅定不移地守住這個題目,從不動搖。

                  這個堅持說明,對於學科和人才的培養都不能急於求成。我校物理學「科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四十年代,這是幾代人的堅定不移。我認為他們在這條路上走得十分紮實,是甘於寂寞←,憑著對科學的追求,不斷探索粒子最基本的結構。

                  他們重視打好基礎,一是重視基礎理論,二是重視動手能力。在當初困難的歷史條件ζ下,物理系有這樣一個原則:別的錢可∞以省,實驗室的錢是不能省的;別的錢可以省,實驗員的錢不能省。而現在很多東西都是浮在面上的,很多人到了一定的地位就不動手了。物理系有一批最敬業、最可靠、動手能力最強的老師。現在怎麽樣我可』能不是很清楚,但過去劉連壽及他的學生動手能力都非常地強。文革時劉連壽教拖拉機,他不是※工科的卻能教工科的東西,正是因為他本身就具有較強的理論水平和動手能力。

                  堅定不移的夯實基礎,重視基礎理論、重視動手能力,這些都∏是在給人才培養提供條件,一旦時機成熟,有更多才華施展的空間,他們就都湧現出來了。在文革以前,很多教授都不㊣ 突出,華師的物理系是被武大瞧不起的。但到八十年代,這些老華大培養的人才都嶄露頭角了。

                  我幾十年都在講這個話,根深才能葉茂。物理系的△根紮得深,等到氣候、陽光、雨水等條件適宜的時候,它就能比其他的樹長得更茂盛,開花結果自然也就更多、更好。這就好比是少〓林寺的和尚學武,一開始都是做像砍柴、提水這樣的雜活,少林寺提水不給扁擔的,就ζ 是為了練腰腿功夫,這是武術的基礎,沒有【紮實的腰腿功夫打出來的就是花拳繡腿。現在為什麽做假的這麽多?就是基礎沒打好做不了實際有用的工作。

                  二是堅定不移地做科學最前沿的研究。誇∴克物質的研究是非常尖端的,並且這種研究在學界是不被認為是科研的,一般人不願意嘗試。敢於做前人沒有做沒有解決的問題,研究粒子的最基▓本結構,這是很難的,但他們甘於卐寂寞。科學研究一定要有一個很高的目標,既然認定了就堅定不移地走下去。這其中不是沒有阻力,當年的※物理系,在沒有院士、沒有學部委員、沒有國家實驗室也沒有政府的大量投入這樣一種“幾無”的情況下,他們敢▅於啃這根硬骨頭。這的確需要很大的勇氣,同時也是因⊙為他們有堅實的基礎,如果沒有一定的基礎是不敢碰的。當時教育部的官員就不相信他們能做這樣尖端的課題,說我們實驗室都沒有①①。我反駁說我們的實驗室在國外,在歐洲、北美。通過不懈努力,劉連壽與孟大中提出了物理學界有名的劉—孟三火球ω 模型。

                  現在很多都是工科思維,這比理科思維還要糟】糕,理科思維是真正的科學主義,而工科思維則是科技主義,追求生產效率,但是很多東西都不是○那麽容易出成效的。我們現在談創新,不是不好,但不能急功近利。創新哪有那麽容易,有很多領︾域幾代人才能有一個創新,還有很多人是將已有的成果不斷充實和完善。

                  我們現在有〗很多措施、評價體系往往使很多學者容易好大喜功、急功近利,起到的是揠苗助長的作用,扼殺了人才、敗壞¤了學風。這裏還涉及到一個學術自由的問題,一定要以科學的態度實事求是,以實驗室工作為基礎作研究。

                  物理系不僅是重視基礎,在學風、思想等方面也做得很▆好。我們現■在看物理系很強,這不是一蹴而就的,是幾十年對科學研究的堅持,是幾十年的積累。現在最為可喜的就是群星燦爛的“後劉連壽時ㄨ代”的到來。

                  三是堅定不移地走國際合作的道路。劉連壽一開始就走國際化的道路,幾十年來一直堅定不移。劉連壽本身基№礎就很堅實,上世紀50年代他在蘇聯留學兩年,也多次到國外♂進行交流。劉連壽為代表的一批學者十分務實,在國家不支持,學校沒有能力配置實驗室的情況下,他們堅持沒→有條件也要做。他們利用歐洲、美國等實驗室提供的數據進行研究,正是因為他們做出了成就,我對↑教育部的態度就非常地強硬,堅定認為他們能做好。

                  我校物】理系跟德國自由大學,跟孟大中的合作都非常的務實,並且不止是單位時間內的合作關系,都變成了一種終身的友誼關系。當年々孟大中跟華師合作的時候,曾說過要培養20個在科學前沿的人才,現在他做到了。當然,這不是他一個人◥的功勞。但這種國際化的合作確實帶來了很大的成果。我們雖然只是一個一般♀的學校,目前還不是“985”,但物理學科的穩步前進至少證明像我們這樣一個一般的學校,也可以培養出一流的人才,也可以做出□高水平的成果來。但就現在為止,我們還不是最前沿、不是主體工作,還只是ㄨ輔助工作,不能誇大,還要繼續努力。

                  四是堅定不∮移地培養人才、培養接班人。劉連壽他們重視做基礎研究,也重視教學中從基礎抓起。物◣理系特別重視本科教學,真正做到了教學為本、本科為本。他們的一流教授教本科課程是十分普遍的,而劉連壽教授則是一直到病重都在堅持給本科生上↓課。沒有一流的本科教學,培養創新人才都是空的▲。

                  物理系的發展中也遭遇過很多曲折,上世紀50年代院系調整後,有些教授調走了,比如桂質』廷、卞彭、邱永喜等。剩下來的老師好像在科研上稍微弱了點,但他們在教學第一線,熱愛教學非常敬業,對學生⌒ 非常地認真。這些老師培養出來的學生都有所建樹,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所以說,對於老師的業績評價,是不是一定要看發表的論文和著作?我認為對學生的培養更應列入其中。現在雖然▽也逐漸認識到這個問題了,但實際還是重科研輕教學的。

                  劉連壽教授走了後,再找像他這樣的學者不容易,但是現在還是有一批不錯的學者、人才,像物理學院的蔡勖教≡授、王恩科教授、吳元㊣芳教授、周代翠教授等。有的人只是自己做學問,實際上很多東西不是一個人能夠做好的,培養人才團隊也是非常重◥要的。劉連壽不但學問做得好,也培養了一批後繼人才,人走了事業留了下來。形成“馬太”效應,才能保證人▂才不斷層,根深葉茂、源遠流長。

                  (整理黨波濤黃亞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