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1XZC93'><strong id='1XZC93'></strong><small id='1XZC93'></small><button id='1XZC93'></button><li id='1XZC93'><noscript id='1XZC93'><big id='1XZC93'></big><dt id='1XZC93'></dt></noscript></li></tr><ol id='1XZC93'><option id='1XZC93'><table id='1XZC93'><blockquote id='1XZC93'><tbody id='1XZC93'></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1XZC93'></u><kbd id='1XZC93'><kbd id='1XZC93'></kbd></kbd>

    <code id='1XZC93'><strong id='1XZC93'></strong></code>

    <fieldset id='1XZC93'></fieldset>
          <span id='1XZC93'></span>

              <ins id='1XZC93'></ins>
              <acronym id='1XZC93'><em id='1XZC93'></em><td id='1XZC93'><div id='1XZC93'></div></td></acronym><address id='1XZC93'><big id='1XZC93'><big id='1XZC93'></big><legend id='1XZC93'></legend></big></address>

              <i id='1XZC93'><div id='1XZC93'><ins id='1XZC93'></ins></div></i>
              <i id='1XZC93'></i>
            1. <dl id='1XZC93'></dl>
              1. <blockquote id='1XZC93'><q id='1XZC93'><noscript id='1XZC93'></noscript><dt id='1XZC93'></dt></q></blockquote><noframes id='1XZC93'><i id='1XZC93'></i>
                學術人生 正文
                章開沅實話實說:我不是辛亥革命研究第一人
                • 本報訊(通訊員黨波濤)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針對有〓媒體報道稱“章開沅是辛亥革命研究第一人”的說法,12月5日,著名歷史學家、彩神app大发手机版老校長章開沅先生撰文澄清說,“我不是辛亥革命研究第一人”。

                  12月5日,該校官方網站公布了這篇文章。編者按說,“校報編輯部收到章開沅先生的來信《實話實說——我不是辛亥革命研究第一人》。讀後令人動容,我們再次被先生實事求是敢說真話的大師風範深深折服。章先生的來信對於我們當下的浮躁浮誇學風可謂是一劑良藥”。下面轉發章開沅先生文章《實話實說——我不是辛亥革命研究第一人》,以饗讀者:

                  辛亥百年,媒體熱議,這是極大好事。但間有稱我為“辛亥革命研究第一人”者,令我頗為不安,因為我並非辛亥革命研究第一人。

                  辛亥革命研究幾乎與辛亥革命同步,1912年以後就有許多辛亥革命的論著出版。及至1930年代以後,各種著作問世更多,其中如鄒魯、陸香林等前輩,治學嚴謹,功力尤深,其著作至今仍有學術價值,堪稱辛亥革命研究的先行者。

                  即以用歷史唯物主義研究辛亥革命而言,黎澍在解放前已有相關著作問世。新中國成立以後,最早研究辛亥革命並有論著發表者應推陳旭Ψ 麓、李時嶽,而李澤厚、張磊在孫中山研究方面早在上個世紀50年代中期已經漸露鋒芒。

                  如果僅就湖北地⊙區而言,汪貽蓀早在抗戰期間即已重視辛亥革命研究,我最早利用的那些原始資料許多都是他收集珍藏並慷慨借閱的。解放以後,賀覺非來華師附中任教,常邀我談辛亥史事,早已編纂武昌首義人物傳記。我所起的作用,無非是建議並參與籌備首次全國辛亥革命學術會議而已。

                  我確實說過“把國外辛亥革命研究引進來,把國內辛亥革命研究推出去”之類▆豪言壯語,那無非是表達自己從事中外學術交流的一種抱負,也不是指望自己一個ㄨ人。胡繩武、金沖及、龔書鐸、李文海、楊天石等一大批卓越學者,都與我共同為新中國的辛亥革命奠基,而一批又一批中青年才俊是在把辛亥革命研究推進到更高的水平。

                  我還不能不提到已故的林增平,他與我共同主編《辛亥革命史》三卷本,由於出版最早受到各方贊譽。但為這120萬字巨著所費心血最多的是他而並非是我,因為我從事國際學術交流占去不少時間,而且在編寫初期一度為高血壓所困擾。他與我合作最久,情如手足,我不能埋沒他的勞績。我常說:“後死者應該在回憶往事時□有所自律”,因為在“口述歷史”中常可看到有些人任意誇大自己的作用,漠視乃至抹殺他人的功勛。死者雖然無言,但事實客觀存在,在追述往事時必須觸摸一下自己的良心。

                  我感謝辛亥百年期間各界人士對我的關切,包括鼓勵也包括批評。我歷來反對溢美,摒棄誇張,深惡以大言欺世』。但世風日趨浮躁,動輒以“第一”相誇。我不幸也被“第一”,距離事實太遠,如果繼續沈默就等於是承認,所以不能不▽實話實說,作以上必要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