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dTJPA3'><strong id='dTJPA3'></strong><small id='dTJPA3'></small><button id='dTJPA3'></button><li id='dTJPA3'><noscript id='dTJPA3'><big id='dTJPA3'></big><dt id='dTJPA3'></dt></noscript></li></tr><ol id='dTJPA3'><option id='dTJPA3'><table id='dTJPA3'><blockquote id='dTJPA3'><tbody id='dTJPA3'></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TJPA3'></u><kbd id='dTJPA3'><kbd id='dTJPA3'></kbd></kbd>

    <code id='dTJPA3'><strong id='dTJPA3'></strong></code>

    <fieldset id='dTJPA3'></fieldset>
          <span id='dTJPA3'></span>

              <ins id='dTJPA3'></ins>
              <acronym id='dTJPA3'><em id='dTJPA3'></em><td id='dTJPA3'><div id='dTJPA3'></div></td></acronym><address id='dTJPA3'><big id='dTJPA3'><big id='dTJPA3'></big><legend id='dTJPA3'></legend></big></address>

              <i id='dTJPA3'><div id='dTJPA3'><ins id='dTJPA3'></ins></div></i>
              <i id='dTJPA3'></i>
            1. <dl id='dTJPA3'></dl>
              1. <blockquote id='dTJPA3'><q id='dTJPA3'><noscript id='dTJPA3'></noscript><dt id='dTJPA3'></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TJPA3'><i id='dTJPA3'></i>
                學術人生 正文
                量化評審是學風不正的根源之一 ——在“學習科↓學發展觀,堅守學○術道德”報告會上的演講
                • 學術造假現在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前不久,武漢哪個大學一⊙個研究生自殺了。今天我在網上看到徐州師範學院教授罷課了,因為申請博士點,幾年都沒有申請到。失去了博士點,就ζ失去了一切。四十幾個∩教授起來罷課,這樣學校還像個學校嗎?出〖了這些問題,都是底下的問題?都是學生的問題?都是教師的問題?都是大學的問題?怎麽樣造成這樣的問題來◤?怎麽把問題弄得現在越來越嚴重♀?

                  所以★今天我講話就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為了尋找根源;另一方面,同學自己對自己要有嚴格的要求,學校對自己要有嚴格的要求。也不能說什麽問題都是上面的,都是社會的不好影Ψ響了我們※,我們自己幹什麽?大學是什◣麽?大學本身就是一種道德∴精神力量,大學為什麽這麽容易受到社會上壞的影響呢?大學為什麽急功近利、學風浮躁乃至舞▓弊叢生?很多問題還是不合理的評價制度造成的,就是那一套所ㄨ謂量化的、剛性的指標卐體系。

                  當然,我們也要反省自己。作為教師有一個教≡師的責任,我們沒有把學生教好,沒有把學校的風氣樹立得更好,我們不夠堅強,我們沒有能夠抵制住∑ 社會惡劣的影響。

                  今天我來只是跟大家傾訴一下我內心的〇一些話。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經歷了半個世紀以上的滄桑,他是如何思想,他也有自己的痛苦。我不是〓很堅強的人,我也有自己的軟弱●。我是一直提△倡樹立良好的學風的,“學風應該成為世風的先導▆”,這句話●最早是我說的。我支持和倡議用各種方式揭露社會上不良現象,但我認為我自己並不是很堅強。

                  現在有個教授揭發自己的學生,說學生抄了他的東ω西〖。網上有很多議@論,有的說這個教授是應該的,也有人同情那個學生,說那個教授不應該,怎麽自己揭發自己的學生呢?你們知道我是哪種人?我要是遇到♀這種情況,我會不會揭發我的學生?(在場學子:會)

                  謝謝大家,謝謝大家過高地估計了【我。不會,不會。有比我年輕的人抄了我的ξ 書,幾乎四分之三的都抄去了,《歷史研究》把這個材料給我看了,要批判。我一看,他的老師是我很好的朋友,不是一般的朋友,而是長期合○作的朋友。他的學校也是我♀們的兄弟院校,這個人也不是很差的人,他抄的不錯啊,抄的不漏痕跡啊。我說我這個書還不錯,還有人【抄啊,還換≡用一種方法,好像會引起更多的讀者感興趣,心就軟了。

                  我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忍心傷害年輕人,如果我︼做了,至少在人生最重要的年代他會受到很大的傷害。當然,他自己負責任,但不能因為我。所以※我有種種的顧慮,包括》對自己的學校,對自己的學院,對不對啊?同學們,我這樣做對不對啊?(在場學子:對)不對啊。我的年輕朋友楊玉勝,大家知道,學術界的“打假英雄”,他把我看作一個很好的人。他是有什麽話必給▆我談,很直率的,他把我引為同№道。對於維護學術道德,反對抄襲,他也■尋求我的支持,我是非常支持他▃的。他在北師大待不下去了,就到中國政法大學去了,他是個很可愛的人啊,他是真正的勇士。他就批評了ㄨ我,不是批評我本╱人,而是批評我這種思想。特別是年長的學者,不大願意談這個。

                  老人心腸是有問題的,太寬厚了。都那麽寬ω 厚的話,就是允許問題存在了。所以楊』玉勝講,這等於助長了不良♂行為。所以說我本人並不那麽輕松,每日每時這些都對我引起了刺激,我是該講還是不該講,想的太多。我不是勇士,所以今天我很高興,看到研究生◎會這個創意。你們起來了,我需要你『們的支持!(全場鼓掌)需要你們的支持!年老的人活動能力、呼聲和勇氣都是有限的。

                  春︾節我在廣州過的。我最小的孫女,今〓年剛滿八歲,小@學二年級。在美國生的,在美︽國的長大的,在美國受教育。她回來也給我帶來了很大的刺激。本來是很好的事,每々次回來都很高興,今年春節不是那麽很愉快。不是這個孩子〓不好,這個孩子很可愛。她開始思考問題了,開始提出問題了,譬如說我們一起出去,那個斑馬◥線,亮著紅燈是不允▲許過去的,卻有人過去♀了,她就提★出問題了,“中國允許◣嗎?”類似這樣的事情,就是有規則而不遵守,她都要問“中國〇允許麽?”比如在家裏,讓她做什麽≡事情,她就會問“我必須麽”,如果不↑是必須的,那就尊重她的選擇了。在美國孩子是思考的,看到問題就會判斷的。她是美國人,她有美←國的國籍。她問〒這樣的問題,就是站在美國的立場上問她的祖父“中≡國允許麽?”

                  你們想→象一下,作為祖父我怎樣回答,說中國允許,那麽中國就是這個樣子?說中國不允許,那為什麽又有那麽多人就這麽過△去№了呢?這是經常發生的事情卐,也是我經常思考的問題。中國沒有制度麽?包括這個學術道德、學術規範,整本整本的都有,寫在書上,掛在口上,就是不◎遵守↓,就像走路撞紅◆燈一樣,這是不允許的。

                  武漢市民公約早就有了,不準在公共場合吸↙煙。然而到市政府開會,到學校開會,那個會議桌上擺著煙灰缸。對於這個事情,我沒少說。我自己不』抽煙。所以吸煙的⌒見到我,就會很緊張。我經常咳嗽,我一咳嗽他們都緊張。(大家笑)為什麽一邊寫著不允許抽煙,一遍又擺著★煙灰缸呢?有的Ψ 為了應付我,臨時撤掉了,說章@ 開沅要來了。(大家笑)年輕的㊣ 朋友,我跟你們坦率地交流,都是很普通的事情。歸根到底,就是中國不規範的事情太多了,明知故犯的事情太多了,這是很∮可怕的事情。這就給種↓種不良的行為很大的空間,甚至自由違法的空間。你既然做不到,為什麽定這些制度呢?

                  碩士生、博士生就讀期間要發多少論文等,我是模糊思考≡的,有的人想得很仔細,把在校人數和可以發表論文的∞刊物作了對比,是完全不夠的,翻兩番、翻四番都是不行①的。這是做什麽呢?為什麽要這樣規定呢?他發表了兩篇就代表他有水平嗎?即使沒有發表一篇東西,他交上來的稿子沒有◥發表。如果真實水平是這樣的,可不可以☉呢?我認為是可以的。現在就是根本不考慮質量,就是數量。這個過程埋沒了多少英雄豪傑啊?

                  我這№一輩子寫了這麽多東西,出了這麽多書,我自己客Ψ觀認為,能夠流傳▃下去的,可能就是一本《張謇傳》。1962年,開始動手,1964年在北京,總算花了兩年時∴間把它寫好了,但稿子一直沒有發表,你說稿子是好還是不好呢?誰也不知道,我也說〒不清楚。後來我本人受批判,稿子就〖沒人要。文革時候,幸好我把地板敲開,藏到地板底下去了,不然被找到就燒掉了。後來到了1985年,中華書局跟我舊事重提,他們@ 知道我有這個稿子,就出吧。所∩以我基本上是1964年寫好,到1987年正式出版,後來也受到很高評價。同時∑ 也在日本翻譯出版。你說怎麽樣呢?所以發表的不一定就好,沒發表也不一定就那麽不好,它有一個過程。

                  我提出“兩個回歸”,一是◆要回歸大學本位;一是要回歸教育☆本位。什麽叫回歸大學本位呢?現在把大學管的像一個行政機關,完全是行政命令的,我很同情現在大學裏的領導。就像我的家鄉的胡院長︻給我說的,他說:“章先生啊,現在當校ζ長、當院長不一樣啊!”

                  我說,是不一樣。兩個不一樣,一是當時的校長他可以談〖點不同的意見,比如有的會我就不去,有的事我就不幹。有些動員報告,我就不去,我不同意你的意見。講話的動員我√不同意,我不能ω 欺騙學生。我就是不講。現在可能嗎?朱清時,中國科技大學的校長,這個人很了不起,他可以▃有所不為。

                  過去的大學※可能是屈服於種種政治的壓力,今天這樣說就不對,我◢想是屈服於金錢的魔力。怎麽說沒有博士點就沒有一切呢?他沒有經費了。現在每一個項目都是有含金量的,不止一點含金量,原來是幾萬、幾十萬,現々在是幾百萬、上【千萬甚至上億。

                  我最寒心的、也最痛苦的是,90%以上的大學校長都認為教育評估是好的。但就是這個情況,大學校長不敢講,好像朱清時在某一個」會這樣講。大學校長願意這樣嗎?但不這樣做又→不行,明明是辦了很大的錯事,這個傷害不是一代人、兩代人消▓除的,這是誠心的敗壞、公開的作假、大面積的◥作假,這在教育史上是空▆前絕後的事。是不是絕後我不知道,至少是空前的。

                  不要認為我多高明,我給大家講了,我這個人是︼很軟弱的。我不是一個鋼鐵戰士,就是△有些善良,有幾↙分真誠,如此而已。其他有什麽好處呢?沒有什麽好處。但是我〓不能再沈默下去了,所以給了我這個機會,我今天要講一講。

                  我最高興的事是學生起來了,這是我們力量的源泉,最後解□ 決問題還是靠老師,靠學生。老師應該起來了,大家也在簽名,行動起來了。希望大家有決◢心、有勇氣、有抱負,敢挽狂瀾於既倒。因為這個問題已經太厲害◆了,已經形成一個網◣絡,無處不在。現在誰要是堅持鬥爭的話,就可能成為“國民公敵”,這會損害的學校的整體利益,我的痛苦就在這個↑地方。我不願意犧牲彩神app大发手机版的整體利益來成就我個人的功ζ名,自己的品格。我寧可受某種恥¤辱,某種心靈的折磨,我也不願意做這種事情。

                  我今天不是來講真理的、對大家教育的,我只是把我自己內♂心的痛苦說出來。今天占用的時卐間是不是多了?謝謝。(鼓掌)

                  (黨波濤康廣磊整理,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