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J6Q8tI'><strong id='J6Q8tI'></strong><small id='J6Q8tI'></small><button id='J6Q8tI'></button><li id='J6Q8tI'><noscript id='J6Q8tI'><big id='J6Q8tI'></big><dt id='J6Q8tI'></dt></noscript></li></tr><ol id='J6Q8tI'><option id='J6Q8tI'><table id='J6Q8tI'><blockquote id='J6Q8tI'><tbody id='J6Q8t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6Q8tI'></u><kbd id='J6Q8tI'><kbd id='J6Q8tI'></kbd></kbd>

    <code id='J6Q8tI'><strong id='J6Q8tI'></strong></code>

    <fieldset id='J6Q8tI'></fieldset>
          <span id='J6Q8tI'></span>

              <ins id='J6Q8tI'></ins>
              <acronym id='J6Q8tI'><em id='J6Q8tI'></em><td id='J6Q8tI'><div id='J6Q8tI'></div></td></acronym><address id='J6Q8tI'><big id='J6Q8tI'><big id='J6Q8tI'></big><legend id='J6Q8tI'></legend></big></address>

              <i id='J6Q8tI'><div id='J6Q8tI'><ins id='J6Q8tI'></ins></div></i>
              <i id='J6Q8tI'></i>
            1. <dl id='J6Q8tI'></dl>
              1. <blockquote id='J6Q8tI'><q id='J6Q8tI'><noscript id='J6Q8tI'></noscript><dt id='J6Q8t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6Q8tI'><i id='J6Q8tI'></i>
                學術人生 正文
                教育之目的不々是為了適應市場需求
                • 歲月苦長,人生苦短。轉眼人類已經進入第二個千←禧年的第10個年頭,而自己也進入此生84年。於是經常吟誦的兩句詩 “滄桑易使乾坤老,風月難消千古愁”,又復湧上↑心頭。老年常愛遐思,又想起兩位前輩的晚年。一是南通的張謇,他留下的詩句是:“生已愁到死,到死愁不休。”一是湖北的李先念,臨終遺言:“江山留∞與後人愁。”

                  愁什麽?各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在商言商,在政言政,在教言教,我們愁的是教育,是教育當前的境況與今後的走向。

                  不能說現今◥人們不重視教育,從☆國家領導人到地方官員,從社會到家庭,幾乎人人都在談教育、關心教育,教育幾乎成為隨時可以聽見的話題。

                  也不能說現今教育沒有發展。豈但有發展,而且是大發展,號※稱是史無前例的“跨躍式”發展。其規模之大、層次之高與速度之快,堪稱舉世矚目。

                  但是,仍然有為數極為眾多的人為教育犯愁。是吃飽撐↘不過?還是無緣無故的杞人憂天?非也!教育確實是已經生病,雖不能說“病入膏肓”,但也算得上疑難重癥,問題成堆,盤根錯節,整治匪易。

                  有各種各樣議論,有各種各√樣診斷,也有各種各樣藥方。但就癥結所在∏而言,比較容易被認可㊣ 的概括,可能就是溫家寶先生在今年教師節前夕說過的那句話:“我們的教育不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不適應國家對︻人才培養的要求。”

                  這兩句話★似乎已接近於共識,但仔細推敲起來,仍然存在著許多歧異。因為,什麽是“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什麽是“國家對人才培養的要求” ?本來就可以作不同的理ξ解,即使是教育當局現行實施的各項重大舉措,也都是以〓決策者對上述兩種要求的認知為依據,而問題正出於他們認知的偏差。

                  教育界已經有不少明白人看出問題之所在。廈門大學潘懋元教授最近就曾說過:“社會需求是多樣ζ 的、復雜的,具有雙重性。第一,在基本要求上,社會需要高校所培養的人才具有高度的責任感。第二,在具體要Ψ求上,社會需要高校的專業結構與社會的人才結構基本一◇致,大學生能充分就業。因此,高校在培養學生過程中,若要滿足社會需求,就不能拋開學生社會責任感的培養,而僅僅滿足於找々到一份工作。”(見2009年12月16日《光明日報》)

                  潘老的話大體▓上是明確的,但似乎語猶末盡,沒有把問題點透。按照我的理解,並且用大◥白話來表達,就是「目前的學校“重教書而輕育人”,沒有真正※把知識傳授與品格陶冶密切融合在一起。這好像是學校的問題,老師的毛病,但歸根到底還是主政者方針、政策▅乃至教育理念的缺失。對於某些主政者來說,所謂“社會需要”就是“市場需要”,所謂“人才結構”就是“就業結構”。“人才”現今已經淪落成為“人材”,才智之士已經降格成為材料資源,無非是金錢奴隸而已。

                  殊不知市場只是社會的一個╲組成部分,而且是在一定歷史條件下的產物。市場服務於社①會,服從於社會合理發展的健康趨向,但不能也不應主導社會生活的整體,正如不能用“無形的手”完全取代“有形的手”一樣。因此,教育固然需要適應市場需求並且經過市場調ω 節,但教育並非僅僅服務市場,而是服務整個社會!從歷史文化長流的綿延來看,教育可以從遠古延續到永恒,而市場僅止存』在於一定歷史階段。教育應該比市場站得更高,看得更遠,如果教育只能俯首貼★耳聽從“市場指令”,那才是教◎育的墮落、文明的悲哀。

                  而現今對教育的最大殺傷力,也正是作為市場原始驅動力的利潤追逐,包括日益膨ξ脹的個人利益謀求。金錢︾至上與急功近利的風氣惡性迷漫於校園內外,學術腐敗與貪汙腐化已經成為敗壞整個教育的罪惡之源。學風應該成為世風的先導,而現今的學風在某種程度與不良世∏風卻是同汙合流,許多熱愛教ζ 育的有良知的教師,無不痛心疾首地感嘆:“校園已經不再是一片凈土。”而各級教育管理部門用以評估和調教眾多學校的那些層出不窮的所謂“指標體系”,更把“重量輕質”、“重科研輕◤教學”,乃至弄虛作假、浮誇成風等等弊端,推展到極致。

                  自古以來,人們習慣於把教育視為“救世良方”,但現今的教育不僅△難以救世,而◥且也難以救己!之所以難以▓救己,因為其自我凈化、自我完善的機制與功能已經嚴重退化。當然,這不僅僅是教育的問題,也是整個社會的問題,說到底是整個人類「文明的危機。

                  早在1987年,我在香港大←學舉辦的兩岸三地“章太炎與黃侃”學術研討會上發表《<俱分進化論>的憂←患意識》一文,借用章太炎在【1906年警示的“善亦進化,惡亦進化”,提醒人們必須高度重視人類文明危機的不▅斷深化。但是由於此後的一場政治風波,此類警世危言似乎很快就被人們遺忘。

                  2000年冬,我在北京舉辦的一次大型國際學術會議上,發表《參與的史學與史學的參與》一文,再次指出:“本世紀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誠然創造了燦爛輝煌的現代物質文明,並且或多或少提高了許多人的生活水平;但就精神文明與倫理道德而言,人類付出的代價也是極為慘重的。我們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局部戰爭則至今連綿不絕,由於高科技用於現代戰ω 爭,造成人類生命財產的損失遠遠超過既往任何恐怖時代。在這一百年中,環境破壞,資源浪費,吸毒與犯罪率的劇增,在規模與危害程度兩』方面也是史無前例的。歷史與現實都證實了中國學者章太炎在本世紀初呼喚的警世預言“俱分進化”,意即善與惡同時並進。

                  科技迅速發展本來是好事,但由於科技高度發※展而助長了人類盲目■的自信,產生了意料不到的嚴重惡果。長期彌漫︾世間的“科技至上”或“科技決定論”,削弱了對於人文精神的應有關懷,不僅造成倫理〓道德的滑坡,而且還破壞了人與自然之間應有的和諧關系。妄自ㄨ尊大的“人類中心主義”肆意踐踏地球,藐視自然,汙染環境,浪費資源,曾經長期自命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幾乎已經成為宇宙間的“萬惡之源”!所謂歷史,無非包括兩個部♂分:一是客觀存在的自然史,一是在▆改造自然中逐步完善自己的人類史或人類文明史,而教育就是人類自我完善的主要手段。教育的首要任務就是及早發覺並且正確應對整個人類文明的缺失。

                  現在最為可怕的就是教育漠ぷ然面對嚴重文明危機,猶如正在夢寐之中,而長期積累的“重理輕文”偏見,已經嚴重滲入教育理念,乃至教育方針〗的制定與貫徹。盡管有識之士不斷呼籲加強人文教育,完善品格培№養,但現今重科技輕人文的弊端仍然有增無已。甚至就在最近所謂“錢學森之問”的討論中,也可以看到“科技決定民族命運”之類@ 偏頗話語頻頻出現。只要稍微客觀冷靜一點觀察,就可以發現,教育危機與文明危機已經聯成一體,已經很難依靠現行教育來矯正整個人■類文明的嚴重缺失。“

                  也正因為如此,我們認為,就教育↑談教育,是說不透當前教育問題癥結的。必須超越教育,把教育與社會發展需要□結合起來,特別是與人類文明危機結合起來,才能夠把教育存在的根本︻問題看清說透。所以,2006年兩岸學者首次在彩神app大发手机版舉行“余家菊與近代中國學術研討會”,我就已經強調了“溫故知新”與“哲學思索”的重要性。2009年春天,臺北教育大學舉行第二屆“余家菊與中國學〇術研討會”,更把會議主題明確規定為“兩岸教育革新與◥發展——教育哲學與歷史”。由於亞太科技協會清誠文教基金會與嘉義大→學等機構的熱情支持,特別是作為承辦單位的臺北教育大學精心組織與周⊙密安排,會議就兩岸的教育問題、教育哲學、教育革新、教育政策、教育發展等專題展開熱烈討論,暢所欲言,充分交流,了解彼此思維,凝聚許多共識。會後,又通過①專題講演、學校參訪(包括大、中、小學)等活動,進一步擴大了學術交流效果▲。

                  我以耄耋之年,隨同大陸ㄨ各地教育界30余位先進參與此次盛會,與臺灣同行老友新知歡聚暢敘,耳目所接,美不勝收,總的感覺是『“不虛此行,獲益匪淺”。我認為會議已經園滿達到預期目標,即承辦方“活動緣起”所說的,“透過豐富而】多元的研究討論和活動◥,促進臺灣有誌投入教育之士,與兩岸專家學者進行切磋與交流,以激蕩出更多的學術火花”。此次結集出版的會議論文集,可以說就是這些火▓花的聚合,其中不乏真【知灼見可借當前兩岸都正在進行的教育改革工作參考↓。

                  會議主辦者在“活動緣起”中指出:“面對多年來如火如荼展開的教育改革,現在應∮是一個理清問題、策劃未來的時刻,而教育學術界〗更有責任,共同面對問題,對癥下藥。畢竟,教育改革是具有高度時代意義的工程,推動教育改革需要熱情,更需要專業。若沒有精密¤的診斷,將會∮事倍功半;如果沒有全民的意識,建立由下而上的@ 革新動力,則難以落實;行政體系的熱忱,更須根據各種理論和實務加以◥推展,才能進退有據,進而致力◢於建立有效可行的教育改革機制,俾利長久運作。”我深願全社會關心與呵護教育,教育是關系民族、關系人類千秋萬代的大業,希望有ㄨ更多的有誌之士參與研究、討論、試驗、創新,共同謀求教育的興利除弊、革故鼎新,開拓出持續健康發展的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