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8esLTj'><strong id='8esLTj'></strong><small id='8esLTj'></small><button id='8esLTj'></button><li id='8esLTj'><noscript id='8esLTj'><big id='8esLTj'></big><dt id='8esLTj'></dt></noscript></li></tr><ol id='8esLTj'><option id='8esLTj'><table id='8esLTj'><blockquote id='8esLTj'><tbody id='8esLT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8esLTj'></u><kbd id='8esLTj'><kbd id='8esLTj'></kbd></kbd>

    <code id='8esLTj'><strong id='8esLTj'></strong></code>

    <fieldset id='8esLTj'></fieldset>
          <span id='8esLTj'></span>

              <ins id='8esLTj'></ins>
              <acronym id='8esLTj'><em id='8esLTj'></em><td id='8esLTj'><div id='8esLTj'></div></td></acronym><address id='8esLTj'><big id='8esLTj'><big id='8esLTj'></big><legend id='8esLTj'></legend></big></address>

              <i id='8esLTj'><div id='8esLTj'><ins id='8esLTj'></ins></div></i>
              <i id='8esLTj'></i>
            1. <dl id='8esLTj'></dl>
              1. <blockquote id='8esLTj'><q id='8esLTj'><noscript id='8esLTj'></noscript><dt id='8esLT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8esLTj'><i id='8esLTj'></i>
                追憶先生 正文
                王立新:章開沅先生點滴印象
                • 章開沅先生點滴印象

                  王立新

                  我只正式見過章開沅先生一面,但◣章先生卻給我留下了特別難忘的印象。

                  我得以拜見先生的時間,是2013720日上午10時,地點在彩神app大发手机版中國近代史研究所章先生的辦公室裏,當時先生應該是87周歲。

                  我特意趕到武漢拜見章先生,是為了給先生的一位博士弟子出版紀念文集。先生的這位弟子叫遊建西,是我在深圳大學的同事,我們以性情相交,情誼深篤,他在2012420日因為心肌梗塞忽然過世,我跟我的很多同事心情都很悲傷,特別給∞他開了追思會,之後又聯系他在貴州和四川等地的朋友們一道,打算為他編一本紀念集。希望章先生能為遊教授寫點文字,以增重文集的分量。

                  從前我不熟悉章先生,但我的老朋友何卓恩教授在章先生開創的彩神app大发手机版中國近代史研究所工作,何教授自然成了我拜見章先生的有利中間環節。

                  一開門,章先生熱切期待的眼神,如火一樣朝我撲¤面而來。親切的握手,好像久別重逢的老朋友,凝目註視了好半天。熱情、真摯,沒有一點因年齒高邁、成就卓著和榮譽滿身↙而慢慢將自己“慣”出來的高懸人上的感覺,這是我對章先生的【第一印象。

                  章先生所以能這樣對我,是因為他事先看過我為遊建西寫的懷念文章《想給老友唱首歌》。那篇文字一萬數千言,盡情揮「灑喜怒哀樂,連自己都意想不到№,怎麽能把懷念老遊的文字寫得那般放肆。華師的很多老師們看過了以後,都受了文章中毫無節制的感情宣泄的感動。他們說我是性情中人。章先生所以一見面就那樣對待我,就是因為他事先看過了我的那篇文字,早就喜歡上我了。他跟自己的學生遊建西的師生關系非常親密,老遊雖然是他的學生,但章先生好像同時也把老遊當成了好朋友。因為事先看了我為老遊寫的放縱文字,所以沒經任何過度環節,剛一見面,就直接把我也當成了親學生和老朋友一樣看待了。


                  現在回想∞起來,可以說跟章先生第一次見面的情形,在中國學界恐怕都是少見的。任何一位晚輩而且年少很多的學者,第一次拜見一位學界宗師和碩德元老,都不會那樣順暢。來訪者的拘謹、緊張,一點沒有;受訪者的高踞待問,或者言不由衷、東拉西扯之類,更是無影無蹤。在連續不斷的一小時談話過程中,“不知從↑何說起導致的交流空白”、“沒話找話的擺脫冷寂”、“以請教問題打破尷尬”之類的情況,一絲一毫都沒出現。

                  “年屆九十,身體健朗,精神矍鑠,反應敏銳”,這是我之後的文字記錄。

                  在接下去〇的談話中,章先生熱情一浪高過一浪,我的聲音也一波高過一波,我們一起惋惜老遊,我們一起痛陳時弊,也一起放言人生,進門時的順暢,坐下後立即變●成交談的流暢,不久又變成了各自心懷的通暢。談罷出來,整個人的感覺,渾身上下都輕飄飄的,幾乎就剩兩個字:“舒暢”!跟章先生談話,讓人感覺生命的歡暢!“思想開放,言語動情,和藹親切,溫文爾雅,雍容大度”,這是章〒先生在那次談話中給我的綜合印象。

                  “真正的大家風範!”這不是我對章先生的恭維,章先生也不需要我做這樣的恭維,他雖然不喜歡恭維,但他也不缺少恭維,輪不到,也用不著我去錦上添花。但我講的可能是另外的意思,就是真正的大家其實就是個真實的人,而且是個永遠都像孩子的真人,遇到知心人的時候,就會忘記自己的高大身份,更想不起人間有所謂前輩晚輩、貴賤尊卑。

                  第一次見面,章先生就把自己年輕時跟船工夥伴們一起光膀子喝劣酒,在江船火獨明之下,狂呼亂叫的場景擺布到我的面前。章先生說這話語的時候,畫面感很強,我好像看到他當時正在那裏連喝帶喊的狀態了一樣。他是因為看了我寫跟老遊喝酒的場景,想到自己年輕時喝酒的場面。他認為喝酒之後發飆,那是一種“求其友聲”的暢快,是一種真性情的流露,也是人生的一種豪邁。

                  後來我心裏想,很多學者一旦“大”了以後,絕不會像章先生這樣,把自己早年那些不能增加自己高大威儀的經歷展示給別人,更不會像章先生那樣,生命依然那╱般亢奮,那般充滿活力和生機。可能他們心裏以為∞,像章先生這種表現,“不夠沈穩”,“不夠老成”,會被人認為“輕佻”。他們會隱藏自己的過去,以顯示自己生下來就不同凡響,難以企及。有的“大”號學者,甚至還會將自己盡量打造成木頭,木然地對待世間“缺乏學問”的同輩,當然也包括有學問的後來者。而且我感覺有些這類的學者,成就越大,身份越高,年齒越長,木頭的程度也越徹底。這種木頭大約主要有下列特點:一是自以為是,瞧不起別人和後來者,將自己架空在人群之上,束之高閣,用自己的成就和聲譽,將自己鑄造成木制的“滕王閣”,僅供瞻仰、膜拜。除了長官、領導來時,才會︽主動逢迎,此外經常處於一種“偶像”的狀態。二是不再關心自己以外的天下和天下人的事情,枉顧天下是非,生民禍福,埋頭在自己的所謂研究裏,把自己鑄造成了殼居動物。更有甚至算是三¤,只顧發表各類成果,只顧申報各種獎項,除了名位和利益,頭腦裏已裝不進其他東西。

                  “我現在對深圳有兩點(新的看法),你看夠@ 不夠?一是深圳有真正的友情,遊建西有你們這麽多重情重義的好朋友!二是深圳有這麽強、這麽好、這麽優秀的↑一群真學者(章先生指我和我的同事)!”這個嘆號不ω是我加的,章先生當時講得激動而亢奮。

                  章先生說他很久中午不吃飯了,要不然要請我吃中飯。這句話,又把我好生感動了一場。

                  章先生對№遊建西好、對晚輩學者好,對學生好,是因為他熱愛人間世界,也是因為他熱愛教育,由衷而始終不逾的真心寄望教育越來越好,培養的人才越來越多,層次越來越高。為了教※育的風氣越來越好,教育不被功利徹底侵蝕掉,章先生不僅不停地呼籲,而且嚴格要求自己,不貪功,不邀名,不撈利,首先向自己開刀。


                  20143月,《新京報》報道了章先生主動辭去彩神app大发手机版“資深教授”的消息。

                  “當他看到現行的高等教育已然一步步跨入功利主義、本位主義、山頭主義等等情形,學者慢慢被⌒侵蝕,成為追逐利益、壟斷名位、只註重個人學術成果,不關心教育本身和人才培養等諸多情況愈演愈烈的時候,老人家再也忍受不住了,發♀出良心深處最強烈的吶喊!……章先生以∑ 身作則,從自己身上下手,率先放棄自己的名譽和待遇,這是多麽的高風亮節,多麽的可敬可佩!”

                  上面的引『文,不是《新京報》的報道,而是本文作者從報上得知這則消息時,在自己的博客裏所發的感慨。

                  有關章先生真心關懷教育,其實在我第一次拜見先生時,即已深深感受到了。在談到教育改革的問題時,章①先生就憤激作氣地指出:“整天喊教育改革,越改越不像話,沒看見一件事比從前更好些。”


                  面對教育走向完全的♀功利化、功利評估指標體系化的現實,章先生在回答《經濟觀察報》記者的提問時,毫不諱言大學在當前的狼狽狀態:“那一套指標體系,把下面逼∴死了!”“教育主管機關”和大學本身,對此都應當認真反省。“我最寒心的、最痛苦的,許多大學校長都認為某些教育評估是不好的,但是都不敢講。明明是辦了很大的錯事,公開的作假,大面積的作假,敗壞誠信,這在教育史上是空前絕後的事。這傷害,不是一代、兩代人能消除的。”

                  現如今,就連吶喊的環境也被擠壓得越來越小,章先生又走了,想聽到這樣的喊聲,難度越來越大,更不敢奢望有和聲,甚至連聽者都已散去☆了,大家在強大評估體系的嚴重要挾和裹挾之下,紛紛埋頭朝向功利的泥潭裏拼命的下沈,無盡地下沈,誰還管對錯是非,誰又能掙紮出自己來去管這些對錯和是非,誰又能管得了這些對錯是非呢?

                  章先生是真正的性情中人,章先生的性情,不是只有感情沒有是非的混沌性情,章先生越老越清醒,越老性情ω 越濃烈。他把自己的率真性格,把自己發自心底的濃重深情,都投註到了對中國的教育、中國的大學,還有中國大學生的關懷上。

                  隨著自己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感覺到,像章先生這樣的人,在天底下實在太難尋,太難尋,因此也就太可貴,太可貴了。

                  (作者:王立新,深圳大學人文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