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r6aHU6'><strong id='r6aHU6'></strong><small id='r6aHU6'></small><button id='r6aHU6'></button><li id='r6aHU6'><noscript id='r6aHU6'><big id='r6aHU6'></big><dt id='r6aHU6'></dt></noscript></li></tr><ol id='r6aHU6'><option id='r6aHU6'><table id='r6aHU6'><blockquote id='r6aHU6'><tbody id='r6aHU6'></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6aHU6'></u><kbd id='r6aHU6'><kbd id='r6aHU6'></kbd></kbd>

    <code id='r6aHU6'><strong id='r6aHU6'></strong></code>

    <fieldset id='r6aHU6'></fieldset>
          <span id='r6aHU6'></span>

              <ins id='r6aHU6'></ins>
              <acronym id='r6aHU6'><em id='r6aHU6'></em><td id='r6aHU6'><div id='r6aHU6'></div></td></acronym><address id='r6aHU6'><big id='r6aHU6'><big id='r6aHU6'></big><legend id='r6aHU6'></legend></big></address>

              <i id='r6aHU6'><div id='r6aHU6'><ins id='r6aHU6'></ins></div></i>
              <i id='r6aHU6'></i>
            1. <dl id='r6aHU6'></dl>
              1. <blockquote id='r6aHU6'><q id='r6aHU6'><noscript id='r6aHU6'></noscript><dt id='r6aHU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6aHU6'><i id='r6aHU6'></i>
                追忆先生 正文
                裴京汉:怀念章开沅先生
                • 我第一次见到章开沅先先生是在整整30年前的1991年6月,在首尔大学东洋史系主办的"中国近现代史料学国际学术大会"上。该学术大会是闵斗基教授的主张,是在〒中韩建交之前,韩国首次邀请中国学者举办的学术大会。当▲时在闵斗基教授门下攻读博士课程的我也以发表者的身份参加了该学术大会,并见到了章开沅教授、张宪文教授等从以前开始就只知道名字的中国学者。尤其令人记忆深刻的是,作为辛亥革命研究的世界大家、中国代表性元老学者而广为人知的章开沅先生,在实际见「面后发现,他本人是非常体贴、愉快的人品。当时,以闵斗基先生为☆首的韩国老师大都表现出了严谨的品性,因此〖对于熟悉这些老师的我来说,章先生身上感受到了非常温暖的感觉。

                  1992年韩中建交后,随着韩中间的学术交流日益活跃,我有机会在多次国际学术大会上见到章开先先生。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ω集中研究孙中山和韩国关系的我,无论是孙中山还是辛亥革命相关学术大会,每次都能见到章开沅先生,每当这时章先生都◢会提出适当的学术建议,支持我积极开展国际学术交流活动。 另外,通过参加学↑术大会,可以认识章先生的△弟子马敏、朱英、桑兵、王奇生『等好朋友,并积极交流,从而了解了所谓"章开沅军团"的面貌。

                  我记得2001年,当时和致力于华中师大国际化☆的马敏老¤师一起,章开沅先生亲自访问了我任职ㄨ的釜山新罗大学,至今记忆犹新々。当时章开沅先生坚信大学与学问的国际化和国际交流的扩大才是当务之急,并积极ぷ参与扩大国际交流的活动。2003年,我代【表新罗大学参加了华中师大建校100周年庆典,这也是∩直接见到马敏校长和章开沅先生的←好机会。

                  2011年4月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应韩国东亚论坛邀请,我推荐№张先生为代表性中国历史学家,结果4月15日章先生在国会进行了演讲,我担任了翻译。至今还记得章先生接受曾〗担任韩国国会□ 议长和国务总理的丁世钧(当时任国会图书馆馆长)的亲切⌒ 接待,演讲中■章先生强调100年前的辛亥革命不仅仅▲是中国的革命,而是包括韩国在内的亚洲革命。

                  最≡近的事情是,2018年秋天,在武汉大学参加学术大会时,为了见章♂先生,联系了马敏先生,但听说因小手▂术住院,只向他问好。现在回想起来,很遗憾那时该见一面了。 回首过去,章先生是第一个开启韩国和中国历史学交流的人,我个人认为章先生不仅是生平第♀一次见到的中国学者,也是一直受到温暖鼓励的“心中的恩师”。祈祷能在温暖和平的好地方永远安息。

                                2021年5月29日,“心中的∮弟子”裴京汉謹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