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RiU6Xa'><strong id='RiU6Xa'></strong><small id='RiU6Xa'></small><button id='RiU6Xa'></button><li id='RiU6Xa'><noscript id='RiU6Xa'><big id='RiU6Xa'></big><dt id='RiU6Xa'></dt></noscript></li></tr><ol id='RiU6Xa'><option id='RiU6Xa'><table id='RiU6Xa'><blockquote id='RiU6Xa'><tbody id='RiU6X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iU6Xa'></u><kbd id='RiU6Xa'><kbd id='RiU6Xa'></kbd></kbd>

    <code id='RiU6Xa'><strong id='RiU6Xa'></strong></code>

    <fieldset id='RiU6Xa'></fieldset>
          <span id='RiU6Xa'></span>

              <ins id='RiU6Xa'></ins>
              <acronym id='RiU6Xa'><em id='RiU6Xa'></em><td id='RiU6Xa'><div id='RiU6Xa'></div></td></acronym><address id='RiU6Xa'><big id='RiU6Xa'><big id='RiU6Xa'></big><legend id='RiU6Xa'></legend></big></address>

              <i id='RiU6Xa'><div id='RiU6Xa'><ins id='RiU6Xa'></ins></div></i>
              <i id='RiU6Xa'></i>
            1. <dl id='RiU6Xa'></dl>
              1. <blockquote id='RiU6Xa'><q id='RiU6Xa'><noscript id='RiU6Xa'></noscript><dt id='RiU6X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iU6Xa'><i id='RiU6Xa'></i>
                追憶先生 正文
                嚴昌洪:在史海中遠航的歷史學家
                • 本文是讀了《世紀的饋贈:章開沅與池田大作的對話》的一點感想,以慶賀章開沅先生九十華誕。

                  章先生曾說:“歷更是已經畫上句號的過去,史學是永無止境的遠航。”而他,就是在茫茫史海中遠航的一位歷史學家。

                  章先生數十年如一日,不懼洶湧波濤,不畏兇險潛流,堅持在史海中永無止境地遠航,從他置身其中的城市發生□過的辛亥革命,“遠航”到具有全球意義的東西方文化交流,其間,中國資產階級革命研究、張謇研究、近代社會思潮研究、現代化研究、南京大屠殺研究、中國教會大學史研究、基督宗教研究等眾多領域,都曾是他的“錨地”或“新大陸”。史海的遠航,不斷有新的發現,不斷有新的收獲,因此他碩果累累,著作等身,被創價學會名譽會長、國際創價學會會長池田大作先生譽為“偉大的史學家”。

                  章先生為什麽能像一位執著的老船長堅持№史海遠航?

                  其實,他最早的誌願並不是當歷史學家,而是想從事文學活動,當一名作家和隨軍記者。但是,誠如一位哲人在青年時代所說:“我們並不總是能夠選擇我們自認為適合的職業;我們在社會上的關系,還在我們有能力讓它們起決定性影響以前就已經在某種程度上開始確立了。”(馬克思語)這就是說,一個人的職業,在自己能夠選擇之前,社會已經給你安排好了。1948年國共內戰的局勢,使認清形勢、向往革命的章先生從金陵大學歷史系肄業後,投奔解放區,來到中原大學學習與工作。雖然他渴望直接參與革命戰爭,並實現自己做隨軍記者的夢想,但是領導認為他更適合做理論研究,把他安排到政治研究室的中國革命史組工作。還是那位哲人所說:“在選擇職業時,我們應該遵循的主要指針是人類的幸福和我們自身的完美,不應認為這兩種利益是敵對的.人們只有為同時代人的完美、為他們的幸福而工作,才能使自己也過得完美。如果一個人只為自己勞動,他也許能夠成為著名的學者大哲人、卓越詩人,然而他永遠不能成為完美無疵的偉大人物這些意思,用當年的革命話語來說,就是個人誌趣應該與解放全國人民的革命需要相結合,有了這樣的認識和態度,章先生便走上了一條“歷史研究”的“不歸路”。他在與池田先生對話時幽默地說:“我時常感到歷史學就像父母之命安排給我的包辦婚姻。結婚之後方才開始戀愛,而時間越久成情越深。這正是上天賜予我的緣分。”正由於感情日益深厚,歷史研究已然成為他的“精神食糧”、“最大幸福”,他簡直成了一個“歷史狂”,在歷史探索中獲得莫大快樂。

                  章先生既然選擇了歷史研究這個職業,駛上了一條無涯的史海航程,就必然會遇到種種風浪,處處暗礁,如果遇到險阻就退縮,甚至“返航”,那不是他的性格。他的性格是越是艱險越向前:“航海中雖然會遇到重重困難,但是這此困難更能增添探索研究的興趣和動力。”淺嘗輒止,是開掘不出滾滾不盡的源頭活水的;不入山采銅,是無法鑄造出真正的“通寶”的。

                  他遇到的困難,既有史學以外的惡劣環境,也有史學研究領域內的復雜因素。對於惡劣環境,他用堅強的意誌去應對。無論是肉體的磨難還是精神的折磨都未能摧垮他為研究歷史以追求真相與真理的意誌。上世紀60年代,三年經濟困難時期體重消瘦到只剩40多公斤,他卻不顧一切地沈迷於辛亥革命研究,外出考察時,甚至曾在山間小路上餓得癱坐在地上爬不起來。就是在這樣艱苦的環境裏寫出高水平的辛亥革命論文,在1961年全國紀念辛亥革命50周年學術討論會上得到吳玉章、範文瀾等前輩學者的充分肯定,奠定了他日後成為中南地區乃至全國辛亥革命研究的領軍人物的基礎。“文革”中,只因發表了試圖對李秀成及其自述作出合理解釋的題為《不要盡量美化,也不要一筆抹殺》的文章,遭到猛烈批判,接受“噴氣飛機”式的批鬥,甚至被打成“牛鬼蛇神”,關進“牛棚”,受盡人格侮辱和精神折磨。然而他沒有屈服於逆境,時常告誡自要屹立不倒。他利用勞動改造的間歇,通過閱讀英文版《毛主席語錄》維持英語水平;利用短暫的借調機會搜集資料,進行學術積累。“文革”剛一結束,他便重振精神,與幾位同樣遭受過批判的同行,撥亂反正,解放思想,推倒罩在辛亥革命研究頭上的所謂“資產階級中心論”“資產階級決定論”“資產階級高明論”的帽子,推出了大型《辛亥革命史》著作,受到海內外史學界的矚目。

                  對於歷史研究領域的復雜性,他則用歷史學家的求真務實的態度去破解。他對池田先生說:“識山不易,識史更難,因為歷史比山川更為復雜更需要多維度、多側面的觀察與●分析。”這種多維度、多側面的觀察與分析,是建立在實證的基礎之上的。他說:“對歷史研究而言,實證是最為重要的基礎支持。如果沒有地道的實證努力,再宏偉的“學術建築”也會化為空中樓閣。就算暫時能贏得大眾的歡心,也決不會持久。史學和其他所有的學〓問一樣,是踏實的學問,既容不得投機取巧,也來不得半點虛偽。”他認為史學的品格是誠實,史學家是歷史真實的守護者,必須在道德上嚴於律已,堅守自己的人格,無論是在政治的壓力還是金錢的誘惑之下,都絕不屈服,絕不說“媚時語”。

                  章先生曾將國內的辛亥革命研究推向世界,也率先將海外的中國教會大學史研究引進本土。教會大學從進人中國起,就備受爭議,後來在革命話語中,更被說成是帝國主義文化侵略的工具。盡管到了改革開放的新的歷史時期,這種影響仍存,章先生發起的教會大學史研究也遭到來自某些大人物的非議,他建立的中國教會大學史專業甚至一度不被認可,但是他頂住了政治壓力,堅持研究,並從教會大學與中國教育現代化、教會大學與中西文化交流等方面實事求是地肯定教會大學的社會功能與歷史作用以事實證明教會大學史研究完全可以擺脫“文化侵略”的思維定式,從積極方面為學術和現實服務,使人們對這一新興學科刮目相看。在他的指導下,“中國教會大學史研究中心”的牌子擦得鋥亮,中國教會大學專業培養了十多位博士,教會大學史也逐步拓展到基督宗教研究東西方文化交流研究。他小結道:“在許多中外學者的共同努力下,中國教會大學史研究成果累累,而且整個基督宗教史研究也蔚然成風,湧現出許多年富力強的優秀學者,出版了許多具有較高水平的學術專著。這一可喜趨勢看來還將繼續下去。”

                  毋庸諱言,中國教會大學史研究得到美國亞洲基督教高等教育聯合董事會和章利·魯斯基金會的資助,但章先生ζ和中國教會大學研究中心的研究工作並不被這種資助所支配,他接受資助的條件是,堅守自己的立場,秉持通過客觀研究得出的觀點。他重申:“從事這一研究,應該排除民族情緒與歷史成見中的某些偏頗因素,保持重為客觀的,全面的,科學的傑度,嚴格劃清學術與政治的界ζ 限,從各個側面與不同層次探索其發展流變與社會效應。”

                  章先生能執著地堅持史學研究,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作為歷史學家的神聖職責驅使他孜孜不倦地去探索歷史的真相,追尋事物的真理,然而他並不止步於探索真相,迫求真理,他還有更重大的使命,就是要從歷史真相中汲取經驗教訓,用以教育人民,特別是教育青年一代。池田先生主張通過“人間革命”來改變,凈化潛藏在人類生命中的“貪欲”“愚癡”“嗔恚”三毒,並把它們轉化為價值創造的能源,從而實現“生命轉換”。章先生非常贊同池田先生的這一思想,他對池田先生說:“身為歷史學家,我認為歷史學的重要使命在於人類如何實行自我改革,如何促進自我改善。”“歷史學家必須通過揭示歷史教訓,引起人們對未來的關註。我認為,歷史學家的重大使命就是要切實地教育和啟發人類,告訴他們為了避免過去的悲劇重演,人類必須克服自己的貪欲、憤懣和愚昧。”

                  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他一貫提倡“參與史學”,主張通過對歷史的深入研究,從中尋求智慧,用這種智能對一系列有關中國和世界前途的問題進行深沈思考,從而參與歷史的創造。他本人的學術研究總是選擇那些既有學術價值又有現實意義的課題,力圖對現實問題有所觀照,他更積極參與社會活動,他把歷史學家和歷史學(當然包括他自己)擺在“連接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橋梁”的位置上,所謂“連接”是一種智慧的連接,即通過歷史中的無窮的智慧指導“現在”、開創“未來”。他主張在歷史海洋裏,進行跨越時空的對話,即不僅跟古人對話,也跟今人對話,還學習“與後世的人對№話”,並要為之努力奮鬥。他在參與現實的時候,保持著獨立的學科品格和獨立的個體人格,通過獨立思考和獨立追求,最終形成自己獨特的學術風格給後人以有益的啟迪。筆者曾將章先生的這種參與稱為“歷史學家的現實關懷”。

                  他對現實的關懷,從近處說,他在武漢研究辛亥革命,將武昌首義精神概括為“敢為天下先”,並針對改革中出現的某些盲目性,適時地提出不僅要“敢為人先”,還要“善為人先”的觀點。現在“敢為天下先”和“善為天下先”的首義精神已被吸收進武漢城市精神“敢為人先,追求卓越”之中,成為武漢人民解放思想、開拓創新的精神源泉。從遠處說,他幾十年傾心研究江蘇南通籍近代實業家張謇,不僅系統地研究張謇一生的事功,予以理解的同情,實事求是的評價而目還聯系現實問題有針對性地探究張謇事功的深刻意義提出城市近代化道路的“南通模式”,經過他的闡釋,張謇及其在南通開創的事業具有超越時間和空間的普遍意義,他為南通打造了一張亮麗的名片,使南通成為當代民營企業家向往的“聖地”。

                  他對現實的關懷,從◤小的方面說,對身邊發生的,人們司空見慣、見怪不怪的歪風邪氣,也會從歷史學家的良知發出棒喝。比方說,他看見校園的梔子花被人隨意采摘,對近在咫尺的小學與幼兒園的小朋友造成不良影響,不僅經常走上前去用懇求的語氣勸阻摘花者,而且寫信給校報呼籲愛護校園,救救孩子。他質問道:當我們乃至我們的長輩讀小學的時侯,就受過愛護公物、遵紀守法的教育,為什麽一百多年來課堂上反復講解的“公德”,至今仍然未能化為多數國人的自覺行動?難道我們就不應該往更深層自尋根源嗎?又比方說,他耳聞目睹街上叫賣fapiao的情景,聯想到歷史上的好官多①半親民而且善於傾聽民間聲音,關心民間疾苦,便通過媒體發表看法提出發票公開叫賣,涉及貪腐源頭的清理與整個社會風氣的改善,希望我們的官員不要聽之任之,毫無作為,因為這畢竟【關系到整個社會空氣的凈化和整個改革事業的成敗。從大的方面說,他對有關中國和世界前途的一系列重大問題,都進行過深沈的思考,提出過自己的見解。比方說,在20世紀與21世紀之交,他考察了辛亥革命時期人們對新世紀的認知,撰寫了題為《珍惜辛亥歷史遺產——以世紀意識為例》的文章。在比較了兩次世紀之交人們對新世↓紀的期盼之情後指出:“我總覺得現今流行的世紀話語缺少幾分當年的真誠,更缺少當年那麽深沈的優患意識與強烈的自我鞭策。”其中夾雜著不少政治權謀與商業炒作。他主張認真思考21世紀將是一個什麽樣的時代,中國在這個時代將處於什麽地位,並起什麽作用,我們應該如何履行自己的時代使命與歷史職責,對於這些問題不能停留於“思索”,應該通過“實行”以謀求¤解決。他呼籲在全球化的形勢下,在考慮21世紀中國的命運時還必須同時考慮全人類的命運。再比方說,他研究南京大屠殺的歷史,回憶充滿恐怖與罪行的往事,不是為了復仇,而是為了尋求真理與伸張正義;也是為了汲取歷史經驗,用以教育人民特別是教育青年一代。他認為,用歷史來■教育人民,喚醒億萬人民反對得略戰爭並努力消除戰爭根源,乃是我們理應承擔的時代使命。因此,他在與池田大作先生對話時,與對方一起從總結兩國交往的歷史出發,正視兩國關系目前的困局,呼籲日本應取信於亞洲人民,並認為青年的交流是中日未來友好的基礎,寄語兩國青年確立正確的人生觀,不斷加強自身的歷史使命感和社會責任感以更高的精神境界推動社會進步,為實現和諧社會和諧世界貢獻一份力量。這,正是兩位睿智老人的“世紀的饋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