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uBWjOe'><strong id='uBWjOe'></strong><small id='uBWjOe'></small><button id='uBWjOe'></button><li id='uBWjOe'><noscript id='uBWjOe'><big id='uBWjOe'></big><dt id='uBWjOe'></dt></noscript></li></tr><ol id='uBWjOe'><option id='uBWjOe'><table id='uBWjOe'><blockquote id='uBWjOe'><tbody id='uBWjO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BWjOe'></u><kbd id='uBWjOe'><kbd id='uBWjOe'></kbd></kbd>

    <code id='uBWjOe'><strong id='uBWjOe'></strong></code>

    <fieldset id='uBWjOe'></fieldset>
          <span id='uBWjOe'></span>

              <ins id='uBWjOe'></ins>
              <acronym id='uBWjOe'><em id='uBWjOe'></em><td id='uBWjOe'><div id='uBWjOe'></div></td></acronym><address id='uBWjOe'><big id='uBWjOe'><big id='uBWjOe'></big><legend id='uBWjOe'></legend></big></address>

              <i id='uBWjOe'><div id='uBWjOe'><ins id='uBWjOe'></ins></div></i>
              <i id='uBWjOe'></i>
            1. <dl id='uBWjOe'></dl>
              1. <blockquote id='uBWjOe'><q id='uBWjOe'><noscript id='uBWjOe'></noscript><dt id='uBWjO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uBWjOe'><i id='uBWjOe'></i>
                生平回顧 正文
                章開沅口述自傳(投奔解放區)
                • 章開沅口述自傳(投奔解放區

                  ...........................................................................

                  1、離開金大

                  2、奔向光明

                  3、過封鎖線

                  4、進入中大

                  5、新革命碰上舊警察

                  ...........................................................................

                  1、離開金大

                  形勢變化很快。與劉不同先生辯論之後不久,就有消息傳來,國民黨要實行大逮捕,必須疏散ζ 一部分人。我因為在辯論中第一個發言,所言又全脫胎〓於《新民主主義論》,因此目標很明顯。一個晚上,曾憲洛來【到我宿舍,很嚴肅地和我討論了一回,並說:“你必須走!和我一起走。”路線是從上海到四明山區。

                  聽說他將和我一起走,我非常高興。但是,在那之後,他好多天都沒有露面。本來我們的宿ξ 舍樓連在一起,相見並不難。但恰好在那節骨眼上,就是◇見不到他。原來,形勢緊急,他到上海做聯絡工作去了。平常我都只與他聯絡,現在找不到他,心裏很緊張。

                  並且,那個時候,話傳得很快,謠言滿天飛。我走在校園裏,經常會有熟人過來問:“你還沒有走啊?”這︽更增加了我的壓力。我突然意識到,原來,大家都知◇道我要走了。這就意味著,暗中〖活動的敵人也可能知道我要走了。多危險!必須馬上走,不能坐等曾憲洛了!

                  恰在這時,我的一個青年軍出身的同學羅卓犖為我提供了一條可以投奔解放區的線索。他本來不屬於進步團體的,有一段時間對我們甚至還滿懷敵意。但是,在第一學年結束之後,由於大批忠於蔣氏父子的出身青年軍的學生被開除出校,加上形勢變化∩很快,他慢慢受了我的影響,開始同情進步運動了。有意思的是,他與漢口的兩個小學教員有聯系,這兩個小學教員屬於中共地下組織的外圍成員,通過他們,可以聯系到地下黨,投奔解放區。他既已同情進步學運,自己也願意和我一起▅投奔解放區,於是自告奮勇幫我聯絡。

                  很幸運,一下就成功了。於是,他和我,還有另外一個和他一樣出身於青年軍但已同情進步運動的同學嚴國超,加上王元聖和他的一個在⊙政治大學讀書的老鄉黃賁,在1948年11月的一個清晨,悄悄離開金陵大學,從下關坐船,逆流而上,前往漢口。

                  很多年以後我才知道,在我們走了之後不多久,大概就是11月下旬的某天▅晚上,半夜時分,大逮捕的觸角真的伸到金陵大學去了。我很慶幸走了,要不然,那一口書箱①就擺在我的床底下,很容易被搜出。只要打開一看,就可以坐實我的“通共”罪名了。何況,在那次辯論中,我還是一個主要發言人。聽說大搜捕的時候,有的同學慌亂之中把一些違禁品從窗口扔出去,結果同樣被逮個正著。當然,這些同學也和我一樣→,不是真正的地下黨員,而只是同情∞分子,最多是個活躍分子,缺乏對敵鬥爭經驗。突擊搜捕,能夠♀抓住的,基本上也就是這些人,那些真正的地下黨員,非常老練,藏得很深,反而抓不著。

                  有一位同學,長著一張娃娃臉,別人給她照相,洗出→來一看,都忍不住笑她“破涕為笑”,當時誰都沒有想到她是地下黨員,解放後才知道※,原來她當時是地下黨的支部書記!因此,真正的黨員,被抓住的反而不多。

                  不過,被抓的活躍分子中,也有一些表現得非常從容的。有一個女生是民主人士鄧初民的幹女兒,白沙女中朱彤老師的得意門生,就是一個在前臺的活躍分子,在那次大搜捕中被捕之後,有一天,從拘留的地方︾捎出信來,要同學給她拿支口紅去,被捕的Ψ時候走得太匆忙,無法化妝。被捕了還有心情塗口紅化妝,這也是一種風骨【吧,以此顯示對國民黨權貴的藐視。

                  2、奔向光明

                  在漢口雙洞門鐵路橋附近有一所教會小學,羅卓犖的同鄉熟人就在這所小學教書。我們被安置在小學對面的一棟樓上,樓下是一個家具作坊。我們非常小心,平常不敢下︽樓,唯恐惹事。那兩位教員與地下黨“小張”(後來知道原名方敬之,解放後曾任湖北¤省水利廳長)聯系,“小張”再與許昌市委聯絡,那時許昌已經解放。

                  很快得到消息,可以前往許昌。走之前,“小張”見了我們一次,特別向我們叮囑,萬一遇到了危險,要分散隱蔽,不要互相牽扯,尤其不能◤把在武漢接頭的事情說出來。他還向我們宣布了一些其他的紀律,並交代了過封鎖線時¤的註意事項。這是我第一次比較系統地接受革命紀律教育,對革命的風險,也有了■進一步的認識。馬上就要脫離國統區,進入向往已久的解放區,通過封鎖線的時候,該有什麽樣的風險?在擁抱光明之前,我們將經歷怎樣的黑暗?懷著激動與不安的心情,我們踏上了北上的列車。

                  離開金大時,我們ω一行是五人。到了漢口之後,嚴國超為了與他表妹的愛情,決定不北上了,一對情侶結伴去了江漢軍區。我們剩下四人,在傍晚時分登上了一列運煤的火車。我們坐↓的那一節車廂沒有裝煤,空空蕩蕩的,就我們四人。敞篷露天,煤灰滿地。出發不久,又下起小①雨。被風一吹,寒意襲人。

                  當天深夜,我們到了駐馬店。駐馬店是最後一站,火車不能再前進,前面就是國共交戰區□ 了。下車之後,我們不敢住旅店。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我們沒有別的證明,身上帶的,還是金大的學生證。當時青年學生已成重要嫌疑對象,要是被盤查,我們立即就會暴露;另一個是,我們№缺乏鬥爭經驗,走的時候,沒有在服裝上稍微掩飾一下。我上身穿了一件棉→袍子,下身穿著一條咖啡色的美軍呢褲,腳下蹬著一雙美軍皮靴,這種打扮,不倫不類,旅途引人註目,其他幾位同學完全是學生打扮,更容易讓人懷疑。

                  為了保護自己,我們來到離車站不遠但比較偏僻的一戶人家的屋卐檐下,打開簡單的鋪蓋躺下。沒有狗叫,非常安靜。雖然很冷,但由於↑太累,躺下就睡著了。

                  等到醒來的時候,天已微明。不是自然醒的,是凍醒的。醒來後發現,薄薄的被子上結】了一層霜花,身上一點熱氣都沒有。我們悄悄起來,收拾好行李,離開了那棟房子。來到車站,燈火已經多起來了,開始有活動的人影,有小店正張↑羅賣早點。我們跑過去,每人要了一大碗熱騰騰的稀飯,抱著就喝。一碗『稀飯下肚,手∑也暖和了,身子也暖和了。

                  3、過封鎖線

                  吃飽之後,我們開始觀察車站裏來來往往的人群。我們已經身處人鬼交界處,一邊是光明,一邊是黑暗。我們努力尋找⌒能幫助我們跨越最後的黑暗進入光明之地的人。我們打起精神,仔細∑ 觀察人們的一舉一動。突然,看到一個人的身邊圍了幾個人,大家在給」他銀元。他可能就是我們要找的人!我們悄悄快步走過去,一打聽,此人█是一個司機,他的車子就是開往許昌的。果然,他就是我們要找的人!不論在抗日戰爭時期,還是在解放戰爭時期,都有這樣的司機,在兩個營壘之間來回跑,穿梭於“陰陽兩界”,做生意,冒著∑ 生命危險掙錢。

                  我們求他帶我們到許昌去。他點頭答應了,並給我們開了一個▼價錢。很不幸,我們把身上所有的銀元都拿出來,湊到一起,也還不夠。司機很痛快:“我看你們都是正兒八經的好人,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非去不可了。那就少收你們一點吧。”他接過我們的銀元,又從中拿出來兩塊給我們:“這個你們拿著。到了許昌,如果一下子找不到人,還能買點東西ㄨ充饑。”我們很慶幸,碰到了這麽好的司機!

                  從駐馬店到許昌,需要先過幾道國民黨軍的關卡。大概那時國民黨軍隊人心已經渙散,前面幾道關卡,連停都沒有停就開過去了。到了最後一道,才被叫停。兩個國軍士兵端著槍上車,叫旅客把行李舉起來接受檢查。我們的行李很簡單,輕輕一舉,就過了頭①頂。我們不擔心別的,就怕萬一搜◣到我們的學生證。

                  但是,士兵才查了坐在前排的幾個人,還沒有走到我們跟前,司機就湊上來了:“長官,下來抽根煙,休息休息。”兩個士兵一聽,馬上就下車了。我看到司機臉上堆滿了笑容,客客氣氣地♀給兩個國軍遞上香煙,並幫他們點上。將ぷ火柴放回口袋之後,手很快拿出來,一邊道謝,一邊握住了其中一個◣士兵的手。原來,他塞給了那個士兵一點銀元。經過司機如此一番“公關”,兩個士兵沒有再上車檢查,我們就這樣通過了國民黨的封鎖線。我原本想著過封鎖線該有多麽危險,腦袋都是提著走才對,沒想到如此平淡,一點都不精彩。連那兩個國軍士兵,也沒有擺出窮兇極惡的架勢。不過,我們還是很慶幸順順利利通過了國民黨的封鎖線,對那位善良而老道的司機↘充滿了感√激。

                  這時,司機又告誡我們:“再往前,國民黨的關卡是沒有了。但是,在進入共產黨地盤之前,有一段兩不管地帶。在這一段,可能會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強行上車。你們千萬不要多事,由我來應付〖。”

                  果然,不多久,有兩個人攔住了我們的車,上來了。一看,兩個都面帶殺氣,一身黑色棉◤大衣。“糟糕,我們碰到劫匪了!”我心裏如此說道。他們在車子裏從前面走到後面,又從後面走到前面,巡視了一番,下去了。大概他們一看車上坐的人都沒有什麽油水可撈,懶得動手吧。結果,又是有驚無險。

                  就這樣,我們相當順利地到了許昌。大家高興極了,認為從此告別了黑暗,前途一片光明。

                  4、進入中大

                  我們馬上去▽找市委。來到市委的時候,已經過了午飯時間。市長出去了,一個秘書接待了我們。秘書姓黃,是一個老革命,曾經留學日本。

                  和我們寒暄兩句之後,他問我們:“小張還好嗎?”

                  我們回答:“還好。”

                  他說:“曹市長出去了,你們〗先住下吧。”

                  說完,他領我們來到一個房間,把我們安頓了下來。

                  不久,市長回來了。他一見到我們就說:“哎呀,對不起,對不起!馬上開飯。”

                  那一頓飯吃得非常美。一個是餓了,另一個則是剛通過封鎖線,來到解放區,第一次吃到北方食品。有鹵牛肉,還有一些素菜,主食是高粱做的窩♂頭,裏面摻了一些綠豆或別的什麽東西,很松軟,口感不錯。我生平第一次吃窩頭,結果鬧笑話了,把它△當成了蛋糕,邊吃邊說:“解放區這麽好,可以吃到可可蛋糕!”此事一度被傳為笑談。比我們先到的一個從中央大學過來的人對我講:“章開沅,這只是做得比較細致一點的窩頭。這是ω 領導機關,當然做得講究一點。牛肉也不是每天都有。上牛肉,那是為了表示隆重歡迎你◎們。”

                  到許昌市委之後,我們做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寫自傳。大概通過自傳,解放區才能夠了解我們在過去究竟學了什麽,做過什麽,將來適合幹什麽工作。當然,應該也帶有一點審查的意味。

                  我對自己的“歷史”自認清楚,但也還是有一個疑點。我記得在計政班學習期間,我和秦邦文、聞剛一ぷ道報考過一次三青團的中央團校,我們都報了會計系。但是,報考三青團的團校,肯定需要三青團的資@格,我又不是三青團員,如何報考的呢?是不是有誰通過熟人幫我臨時開了個證明,讓我蒙混過關了?雖然只隔了幾年,但對於這一段,我已有點模糊。因此,老老實實作為一個疑點,寫在自傳裏了。年老以後,我在臺灣◥碰到聞剛,偶然想起此事,向他求證。沒想到他聽完之後張大了∩嘴巴,說:“你胡說八道!你肯定記錯了。怎麽可能臨時給你弄個證明?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你根本就沒有參加三青團團校的考試,這一點我記得很清楚。”難道是我當時曾經冒出來過想參加團校考試的念頭,但因沒有團員資格而未果,後來的記憶卻把當時的念頭當成了事實?不過,中共對於一般的黨團和青年軍的經歷,都只作◥為一般政治問題,不予深究。真正追問的,是和國防部二廳的關系,和情報、特務的關系。因此,我那個小小的疑點,並沒有受到什麽重視。

                  自傳交上去之後不久,就有很多單位來分別找我們談話,希望到他們單位去工作。那時正兒八經的京滬大學生進入解放區,很受重視。一旦≡有人投奔來了,各個單位就搶著要。最令我頭痛的,是居然有一次來了好幾個人,把我圍在中間,向我請教該如何辦銀行,把我當金融專家對待!這也太高估京滬來的大學生了。像我,評論一下金圓券還湊合,要我辦銀行,那就一竅不←通。不過,有一項工作曾經令我和同來的幾個人都動心了,那就是辦報紙。這個工作我們自認能夠勝任,並且也有個幹部》編制,生活待遇會好一點。

                  有一位先到許昌市委的姓陳的年輕幹部主動向我們交心:“根據我的經驗,在工作之前還是學習一下比較好。現在有一個學習的好機會,中原大學正在招生。”

                  他講得對。在“白區”學習的時候,雖然向往革命,也參加了一點●活動,看了一點書,但大學生活基本上是自由的,沒什麽約束。初到解放區,改造一下,熟悉一下組織生活,知道哪些該講,哪些不該講,哪些是對的,哪些是錯的,實在非╳常重要,否則處處碰壁,問題成堆。

                  當然,我當時沒有意識到工作之前的學習有哪些好處。對我而言,主要是範文ξ瀾吸引了我。範文瀾是一位歷史學家,他的書我早已拜讀,很崇拜他的學問。而中原大學的招生廣告上寫著,範文瀾是校長。於是,我決定進中原大學學習。一同從漢口過來的王元聖等其他三人也決定¤進中原大學。

                  許昌市委不錯,對我♂們的選擇表示支持。臨行,市委秘書給我們每個人發了兩塊鋼洋做盤纏,還給我們開了一@張證明。說是“證明”,其實就是在一個紙煙盒上寫了一行字。可見當時的辦公條件並不好,堂堂市委,連像樣的公文紙都沒有。我們就懷揣著那張證明,離開許昌,到中原大學報名。中原大學初建時在寶豐鄉下,我們去報名時,已經遷到開封河南大學★。

                  5、新革命碰上舊警察

                  我們很順利♀在中原大學報了名。沒有入學考試,但在正式入學之前,必『須先在一個招待所裏過渡一下。原來,學校剛從寶豐遷來,頭緒還沒有理清,宿舍還沒有完全弄好。住在招待所的日子裏有點無所事事。還好,附近有一排書店,我便每天都到其中的一家去看書。

                  這家書店的書比較好,除了賣書,還賣一些體育用品。老板總是一副很有禮數的樣子,我每天去,他都與我寒暄〓問好,並客氣地說:“坐一會吧。”我以為他♀是真心歡迎,因此每天都去他那看書。沒有錢買,一看就是半天,自認為是個打發時光的好辦法。

                  有一天,我正津津有味地看書,來了一個警察,向我招一招手,示意我過去。我對警察∑抱有一定戒心。因為新解放的城市,留用人員比較多≡,很多警察都是用的原班人馬。向我招手致意的這一位,看起來就像個「舊警察。

                  看他招手,我把書放下,走到他面前,問他:“請問有什麽事嗎?”

                  他說:“我現在不能告訴你。請你隨我到派出所去一趟。”

                  他就是附近派出所的,把我帶了過去。

                  我問:“為什麽把我帶到這裏來?”

                  他說:“書店老板告你了。”

                  我問:“告我什麽?”

                  他說:“兩條。第一條,他們店裏←最近丟了很多籃球。你每天一早就去,又不買書,東張西望。”

                  我插嘴:“為了找書》看,我當然要東張西望。”

                  他不理我,繼續說:“第二條,他們懷疑你。”

                  我問:“懷疑我什麽?”

                  他說:“你的打扮和本地人,和學生都相差太遠了。你穿個棉袍,下面套個軍褲,還穿一雙大頭皮靴●。樣子可疑,我們要審查一下。”

                  我說:“我是來中原大學上學的,現住在招待所。我需要╲去招待所講一下。”

                  他說:“你暫時不需要說,我們再商量一下。”

                  說完,他把我帶到一個臨時拘留人犯的地方,有一間屋子,以及屋外的一片空地,用圍墻圍了起來。屋子不小,裏面擠滿了人。擺著⊙幾個尿桶,氣味很不好。屋外的空地〒,墻角也擺著尿桶,但因╱為天氣冷,沒有什麽人呆在外面,氣味稍微好一些。除了受不了屋裏的穢濁空氣,我還怕關押在那裏的人欺負我,因此,沒有進屋子裏,而是呆在外面空地上。我連手表也沒有戴,無法知道準☆確時間。心裏很著急,被關在♂這麽個鬼地方,連信也帶不出去。那個警察把我往裏面一關,揚長而去。旁邊連個警察也沒卐有,申訴無門。

                  大概過了∑ 正午,外面突然吵鬧起來,來了一大群人。仔細一聽,還有與我一同來中原大學的羅卓犖等人的聲音。我高興極了,提高嗓門叫了一★聲。聽到我的聲音之後,那些人和派出所的人交涉了一會,就有警察※過來,把門打開,將我放出去。

                  原來,到了吃午飯的時』候,我還沒有回賓館,引起羅卓犖等人的關註。一打聽,有人看到一個警察從一個書店帶走了一個年輕人,往派出所而去了。羅卓犖馬上向中原大學的招生辦反應此事,於是大家就找到派出所來了。確認↘我被拘留之後,他們找了派出所所長。所長是中共〓派來的,但他也是新到不久。他一聽說被抓的是從京滬來的大學生,還是專程∏來報考中原大學的,馬上意識到不對,說:“我就來處理此事。”又說:“我也剛來,這些警察,我很多都還不認得。”

                  才到開封,竟碰到這麽一樁事情,真出乎所料。我連續多天都去蹭書讀,卻沒有給老板≡帶來任何生意,他可能很煩我。但也犯不著那麽大張旗鼓,還表Ψ 面對我客客氣氣,暗地裏卻找了警察來抓我吧?